[原]2007.3.3—3.4上海Lion heads live之行

现在是2007.3.4.17:19,由于火车定了21点左右的,而此时又累又无聊,便在西宫附近的KFC,在LIVE的宣传单上开始写rp~花花,我们可是不负你重望啊!!!!!!=  =|||

征途一:
    3月3日10:00,我在火车站的KFC找到了吃早餐的姐姐,我一边啃着长发西饼的黑蛋糕,一边等草草。三人碰头后来到软座候车区门口,而悠悠则好像在普通候车区,草草就负责去找她。初见悠悠,又一矮矮的小女生,但瞧她的脸却不是很看小,感觉长得像不呼吸的鱼。问她有没有带910时捡到的豆子的哨子,得到的答案是否定,从她说话的语气我觉得不是很好亲近= =||
    四人进了候车室,可眼看快到时间,却不见车来,只有一辆数字一样排列顺序不同的列车,开始以为会不会印错车票=  =|||结果又等了一会儿,估计误点了5—10分钟才上车。车上一个老大妈不愿换座位,阴差阳错地草草被换到原来我的座位上与我们三人分开了,本想给她听LH的歌作最后的恶补,这女人竟然一个人坐那儿听韩国歌,爬墙还爬得真彻底= =||跟悠悠果然搭不上什么话,感觉没有同为虹饭的默契= =||姐姐可能已经开始紧张,也不开口说话,于是气氛变得很奇怪~后来又演变为我和姐姐讲话,而悠悠扭过身去和草草讲话~车上的指示说11:32到上海,可结果到了40—50分左右才抵达。
    本来以为草和悠也要留下过夜的,谁知她们说不,于是不得不先陪她们去买回程票。将近12:20才买好票,这时LG和小便宜已经到了ARK等我们,而小晶说也要到12:45左右才能到。live13:00就要开始的,我们急冲冲地跑向地铁站。在还有两站路才到的时候,LG就打电话来说已经开始进场,情况变得紧急!!下车后又不小心走了个不是平常走的出口,结果出来后一头雾水,问了一次路,结果还出错,而这时LG说人已经都进场了,她们还在门口等我们= =|||对不起啊LG~~~~~~~~还是姐姐眼尖有方向感,绕来绕去终于走进新天地,跑到ARK时大汗淋漓,好似赶场子已经参加过一次live一样~~= =||
    接过LG手里的票子,跟着她们的脚步走进伦家平身第一次进入的ARK,只见舞台前已经站满了人。眼看live就要开始,我和姐姐为了以防万一先跑了趟洗手间,姐姐脱了外套,里面竟是短袖,问了才知道为了第二天可能的降温她在包里带了毛衣。而在洗手间遇到的2个JJ打扮得都好PP,果然只有偶们不像是来看live的= =||LG也打扮得没我想象中的loli~~
    回到会场,我正愁着前面那么多人怎么看的时候(二楼不开放),姐姐已经凭她的经验跑到了最右边的最前面,于是我们也一个个地挨了上去。旁边的保安叔叔说那里要走人,我们说旁边还有一点空处可以通过,保安叔叔也就没说什么了。事实证明,这个位置看guitar的sa哥哥非常好,只是鼓手和键盘手则会进入死角而看不到= =||此时听见有人叫我,MS是LG的声音,但在她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女生也在作要跟我讲话之势,以为是LG的朋友,问了才知道原来就是小晶啊~~~~~.^_^.凑巧她听见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小晶好文静的样子,跟我印象中的某花形成鲜明的对比~~= =||于是,我们成:姐姐—>我—>悠悠—>草草—>LG、小便宜and小晶的前后站位,我和姐姐都把包放在了音箱旁,而我的外套则听小晶意见甩在了后旁的行李堆中~~~

live:
    live终于开始了!!先出场的是暖场的HONEY SAC——一个5个JJ的女子乐队(看上去很年轻,也可能是MM)。一眼就看到guitar JJ好帅好帅~~~一开始还错当男孩子了呢~~~短发,刘海比较长,有点像早期短发的toshiya,又有点像只见过一次的紫煌大人,穿着黑白相间横条纹的长袖T恤(MS是T恤吧= =||),刷guitar的样子也帅爆了~~~是“伪小拓实”的LG应该学习的对象啊~~还有vocal JJ也很漂亮,典型的日式长卷、平刘海、栗黄色头发,台风很活泼,带领大家一会儿挥手一会儿跳,说的中文也比某4只标准多了~=  =||记得说到“昨天去看了上海杂技”什么的,因为伦家日语无能,于是中途把窝后面的LG拉过来作翻译~~bass JJ很瘦,MS比她们都高,中长卷发,只是来我们这边的机会不多~另外的鼓手和键盘果然基本看不见= =||突然觉得眼镜很碍事,跳跃时好像会往下掉,所以她们的最后一首歌时大家在跳,伦家只好原地晃动的说= =|||LG原先提醒偶站那么前,小心被震到耳朵,不过实际上好像没有那么强烈,感觉非常好~~
    5首歌后热身结束,JJ们退场~~有好多staff上台来换器材,然后舞台上方的屏幕缓缓下降,是中场放映时间~~放了lion heads的《スコール》和《ゼペット》live影像,这是伦家第一次看到,hana还不是一般的花枝招展~~= =||感觉演唱很投入,估计接下来的现场也会不错的样子~~sa哥哥打着手拍的小鼓,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99GCC上豆子拍小鼓,这一对真是...kaori姐姐穿着个护士装,在第二首歌时除了sa哥哥之外其余男性都穿上医生的白大褂,然后对着放舞台中央的键盘轮流蹂躏一番= =|||||真是有点BT...突然开小差的偶听到一声尖叫,原来开始放映laruku的早期PV了~~~一共好像是vivid color、風にきえないで和flower三首歌,都是sa哥哥在的时候,豆子那个叫嫩啊~~~~~~~虽然PV在家里都看腻了,但是和那么多饭一起看就会异常地high啊~~~每到高潮部分就能听到全场人一起的大合唱,尽管只是影像也有人在下面狂叫狂叫~~~旁边走过的工作人员(感觉是中国的服务生之类的??因为MS对laruku不太熟的样子)伸过头来张望了好久,咔咔~~没见过如此美丽妖娆的妖精吧~~豆豆~~~~大好き~~感觉比刚刚看现场还要high啊,果然还是豆子给我的影响力比较大啊!!!伦家顺势一倒遍倒在草草身上,后面有靠垫就是好啊~~~~活活活活~~~~
    随着屏幕再次缓缓上升,直到压轴戏就快开始啦~~~由于我们右边的通道尽头的门,经常有staff通过它在舞台上进进出出,我还以为队员也会从这个门进场,那么如果关注那个门的话就能最早看到人家看不到的队员们,所以偶一直盯着门那边看,可是忽然台下尖叫声四起,队员们已经陆续上了台,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直接从舞台背景的幕布后上台的=  =||还没等偶分辨出谁是谁,一团黑黑的大个就凸现在偶面前很近很近的地方,仿佛伸直手臂就能碰到似的——那就是偶们苦苦等待的sa哥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到底是怎么上台的已经不知道了,还是一贯的一身黑打扮,原来真人是那么那么那么那么那么帅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可以理解他与豆子的JQ了...汗= =||||
    感觉还没怎么站定,live就开始了~~台下的气氛明显比刚刚浓烈地好多~~第一首曲子忘了是什么,自己好像还没来得及进入状态之中= =||姐姐一直在说想拍密录,但又没见其他人拍,不太敢的样子,偶想要是拍不成的话,回去估计又要被某花说了吧...=  =||||但是很快,偶前面的女生就拿出了相机,但很快又放下去了,我跟姐姐说是不是只能拍照不能录像,又一会儿她又拿起来拍,我看出她是在录影,就推了推姐姐,现在不录更待何时!!=  =|||||
    等姐姐拿出相机,已经是第二首歌了~~但还是很窘的样子,相机在姐姐和我手里传了几次,好像有一段时间偶拿了蛮长一段时间,sa哥哥似乎好像貌似大概可能往这边转了下头,伦家心虚得直冒冷汗= =|||||等偶定下心,才听出来这首不是我最喜欢的《Out of order》吗??可是拍摄时没法把全身心投入live中去,偶最喜欢的歌啊就这么过去了...T_T
    这曲结束,偶把相机还给姐姐,终于可以好好享受live了~~但第三曲开始一会儿之后姐姐又开始拍,我说姐姐你不会是想把全场拍下来吧...姐姐否定了,然后才发觉这首竟然是姐姐最喜欢的《希望の川のほとりで》...= =|||(大吼一声:某花!你看你怎么补偿偶们吧!!= =||)
    投入live中,终于可以好好看看sa哥哥和队员们了~~(以下曲目顺序完全没记,请见谅...||)刚开始的sa哥哥简直可以用酷来形容,不仅面无表情,而且眼神经常向上斜视,好诡异好惊人厄...伦家是初与艺人距离这么近,心里有点小害怕的说,敬畏之情油然而生,后来事实证明我太多心了...=  =|||右脸颊处照常画着花纹(左脸颊看不清楚),显得他那张线条硬朗清晰的脸好精致好骨干,而且伦家觉得他好像比前阶段瘦了点,脸没杂志上那么鼓~~= =||还是长得像瀑布一般的黑发,后面半扎着,前面垂在脸颊旁~~帅啊~~~>///<脑子里突然反应出一个词:男人!对,真正的男人就是该这么有力度这么有气势这么这么......说不清楚了= =||总之,就是超有存在感的说~~~~orz~~比起豆子那从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气势,sa哥哥给我的感觉完全就是真的用身体可以压倒你的样子,因此,伦家当时的脑海里就不停地呈现出:压倒和被压倒..压倒和被压倒..压倒和被压倒......如此循环往复~~= =|||||||(想抽我的人尽管抽吧...)sa哥哥虽然是黑色的,但不是那种很阴暗腐败坚硬的黑,而是给人很厚重很踏实很安全很舒心的感觉~~~而这黑又衬托他皮肤的白,特别是第一次MC时脱掉外套后,黑皮裤、黑中筒靴、黑无袖衫,姐姐说看上去有点小肚子= =||,毕竟人家也快人到中年了嘛,不过还是很结实啊,那两条雪白而肌肉均匀细腻的手臂,真是想捏一把啊啊啊~~~orz
    跟最初sa哥哥的酷相相比,hanaさん却是像被点中笑穴,从出场笑到离开中国...寒~~~|||||他在live时穿着白色背心和红色花衬衫,下面没注意,估计就是牛仔裤吧~~一个向后仰的动作,背心贴在他的前胸上,隐隐印出结实的胸肌~~>///<伦家一直在想他到底穿着那背心是干吗的呢= =||由于他在左后的裤子口袋里插这个类似于大哥大般的live专用器件,所以从偶的角度望过去,显得他的臀部特别翘特别翘>//<,而腰肢却那么纤细,外加众口传称的sa哥哥的调教结果,hana在舞台上尽展妩媚之姿,伦家以为:难道是跟某豆学的??知道某sa喜欢这种类型...=  =||但是,hana的台风还不是盖的,用力的吼、用力的扭,投入的感情显而易见~~伦家也被他感染,越来越投入其中了~~可hana离偶毕竟有段距离,所以当他向后退或跪下时就会被挡掉而看不见。=  =||
    还有鼓手的kaori JJ,一上台就是鲜艳的粉红女仆装,引得台下尖叫连连~~~但是从我的位置看,当JJ坐到鼓堆中时,恰巧脸就会被镲片挡掉(谢谢T&y&風の行方亲的指点),郁闷的= =|||但是JJ的鼓打得好好的说,很容易就听得出跟刚刚HONEY SAC的区别,同样是女鼓手,JJ的鼓点强劲多了,帅啊啊啊啊啊啊~~~~~键盘的tooru一头黄毛,有点像《婆娑罗》中浅葱的发型,但是他缩在舞台最右的角落里,完全看不见........orz然后是bass的atsushi,离的也挺远,而且经常被sa哥哥和hana挡住,所以基本没怎么关注=  =||本来LH应该是5名队员,但这次sa哥哥还带了外援——sophia的键盘手miyakoさん~~一头好像狮子般的散发,初见觉得真是WS老头的典型=  =||||(自抽...)
    中场,队员们一个个下场,这时我才看到了一眼kaori JJ的脸,一瞬间觉得长得有点像shiya~~而tooru和miyako则留下,两人开始对飙键盘,原来除了guitar外,键盘都能玩得如此疯狂~~但不一会儿sa哥哥也上场来,走到鼓手的位置,开始他最拿手的鼓SOLO~~~tooru和miyako趁势回后台休息去了~~如此精彩的sa哥哥单独表演怎么可以错过,瞬间觉得举起相机的多了很多= =|||可是偶的站位又看不到sa哥哥打鼓时的脸了= =|||外加他那一身容入背景的漆黑装束和舞台上起的效果烟雾,伦家基本只能靠听力来感受~~~~每次觉得好像要结束了,偏偏又是一阵强烈的鼓点,几次三番,有的高潮片段伦家真的担心他会掌握不好,因为实在节奏太快了~~最后还把鼓棒扔向了观众席,当然引来一串争抢,伦家方向不对,所以根本没可能啦~~||换了新的鼓棒,tooru和miyako也重新上场,三人和奏了《ドーピー》,这时才觉得miyako可不是一般的WS老头(= =||当然不是),琴艺真的很不错啊~~~~~随后hana和atsushi也上场,开始演唯一一首由sa哥哥打鼓的曲子《ハウフルー》(sa哥哥你说话不算数么??不是只当某豆的鼓手的么??= =||)曲闭,换了护士装的kaori JJ上来换他的位置,又引起全场尖叫~~~~~
    sa哥哥放下鼓棒也不急着背吉他,而是走到舞台中间开始一段很长的MC,介绍了队员和新单曲(具体内容请见:鬼JJ的空间[豆子的精彩世界]:
http://vividghost.spaces.live.com/blog/cns!F21F4D0A5B321F93!5382.entry,在此不赘述)~~如此点着烟的讲话的sa哥哥开始一返刚才的酷样,也笑得花枝招展,一会儿故意忽略hana和atsushi,一会儿小动作不断,可爱到爆~~~>///<这么个大男人怎么也可以这么可爱的呢~~~~~~~(忘记是第几次MC时点烟,还点了一次没点着,趁着翻译时又再回头点了一次~~)他说以后到上海的话一定会带miyako一起,当时我还在开小差,其实心里还是跟右边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饭想的一样,想让他带某人一起来=  =|||他还说新单曲是送给上海饭的特别礼物,如果没有上海之行就不会有新单曲,便希望大家到死也要听(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会煽情,又是跟某人学的??)~~引来大家一阵掌声和“ありがとう”的呼唤~~~~
    之后他们就演奏了新单曲主打《ゼペット》~~~~live越来越high~~后来一个走动的阶段,hana跟sa哥哥时不时交换位置,还登上音箱,就只见下面无数只手伸上去,伦家也伸过去,但还是差了好多一段距离,标准叫“看得见摸不着啊”...=  =||只有干瞪眼的份~~感觉中间某些女生有点“狼吞虎咽”的样子,摸得手恨不得把sa哥哥吸下去=  =||后来好象过了头,伦家瞥到一眼sa哥哥用力抖了一下guitar,往后退了几步便离开人群,不过很快又上去了~~第一排有两个女生用应援牌当扇子,每次谁走过来,她们就给他扇风凉快,所以sa哥哥特别爱走到她们那边~~真好啊~~~而hana虽然也没有碰到,他却好死不死地朝我们这边扔了个媚笑,其实就是嘴角抽了两下,那个褶子呀...寒......|||||由此偶从头至尾都认为hana笑得像只狐狸,可以说很假也可以说很傻,但就是可爱得让人受不了~~~~~>///<
    几首过后所有人都退了场,大家开始叫encore,虽然声音慢慢变轻,却始终没有停下来。终于sa哥哥换了周边T恤上了台,又是一边抽烟一边MC。队员们也跟着上台,hana也换上了T恤,其他人的装束不太记得了...||一开始几句翻译没有跟上,只见sa哥哥拉着hana摆了个奇怪的姿势,就是两人张开双臂,一前一后,转动双臂,MS hana没有跟上sa哥哥的节奏,好好笑,虽然从我的侧面看不出什么,但正面看的话好似千手观音状(是4手观音吧...|||)sa哥哥说到上海好像到了另一个城市而不是另一个国家,还说去了一次日本就会马上回来,还说了句“我回来了”,结果此起彼伏的“你回来了”掀起感动高潮~~~~~(具体MC内容和照片还是请见鬼JJ的空间吧~~)
    live的最后又唱了一遍《ゼペット》,觉得越来越喜欢这首歌了~~~~~~而偶的运气也开始来了~~到临退场时,atsushi也凑热闹过来和大家碰手,伦家就在他的“普摸”之下碰到了右手的中指~~刚刚开始有点得意洋洋时,hana也过来了,还不知怎么的蹲了下来,咔咔,结果他就像只投入蛛网的小可怜虫,被一帮女人拉住膀子,伦家也趁势扑上去,终于一把握到了他的左前臂,上面都是汗水~~~~>//<然后就听有人在叫“把他拉下来”,保安叔叔见状急忙冲上来,但是他拉的是偶的手臂(废话!谁叫我离保安叔叔最近=  =|||)而hana的手臂太湿滑了,想用力都难~~很快大家放开了手,可怜的小hana才得以脱身(小声说:要是大家真的一起用力,你以为小hana你还能明哲保身吗??偶们可不想摔着你~~~~=  =||||||||<—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大家请表客气地抽偶...orz)
    队员们是怎么个顺序退场的已经不记得了,只是第二次看到kaori JJ时就觉得真是美人啊~~~~另外,偶那没有及时去取回的外套,等偶去拿时,本来垫在下面的包海已经消失,留下偶的外套受尽脚步蹂躏=  =||||||

休憩:
    看着沾着hana汗水的湿漉漉的右手,伦家开始恍惚地跟着人流退场。此时队员
们乘电梯到了二楼,又引起楼下的欢呼声~~~~可当时伦家的站位不好,把头抬到不能再抬才勉强看到hana在那里一脸花痴样地向下挥手...|||
    走出ARK,找到了刚刚走散了的亲们~~开始签售会了,但MS门口贴的只有卖和
上次一样的大碟和T恤,而这次似乎管得很严,不准在别的东西上签名,伦家就不想去凑热闹了。姐姐想买新单曲,但MS没有,后来才知道好像是之前就卖完了。门口还有人拿着HONEY SAC的两张单曲在卖,也不知道有人买没有。忽然伦家转念一想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原来是FC会刊还没去拿。一开始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领,瞥见门口的前台有什么,伦家就凑过去问门口的保安叔叔,可他不知道,伦家就干脆大模大样地晃到里面去,一看果然是领会刊的~~~在我前一个领的JJ在填表格时,那个工作人员说她好像很有名的样子,但伦家已经不记得到底是哪位JJ了=  =||然后轮到偶领的时候就开始丢脸了,身份证很丑表去说它,连身份证号码都背不出来
...冏...=  =||||||
    好容易拿了会刊出来,一群人也很累,便决定找地方休息~~LG和小便宜又去要
签名了,小晶和一个在15th live上认识的饭在一起,偶们4个就先撤退了。想找那个在淮海路口的KFC,结果又走错路,绕了好大一圈= =||||||于是伦家顺便在途经
的中共一大会址留了影~~
    KFC里人很多,等了好一会儿才占到位置,大家都点了冷饮,基本没吃什么。
伦家这才感到轻度耳鸣,而且即使坐着脚也发软,只想趴桌上睡觉。签过名的LG和小便宜来KFC与我们汇合,见我们都不怎么说话很奇怪,伦家偶是实在太累了
嘛...=  =||||||
    18:00不到偶们开始回ARK,门口已经挤了一堆人,幸亏后来还是按票号排队的
。姐姐很幸运,live和party的票子都是69号~~orz跟排在偶们后面的俩饭稍微扯了两句,听其中一个说DEG来的时候DIE和staff抢WC的事情(偶还真是8卦厄...= =||)过了一会儿,看见了赶来的小晶,伦家不忘握手~~>..<也把LG和小晶介绍了一下,小晶问大家在盏子上的名字,不过我是没记住啦~~~~~=  =||然后小晶就留下跟
我们聊天,直到开始入场才回自己的位置(大概是偶们之后10位的样子~~)
    进ARK,见前面几桌的位置没有了,偶们就跑了楼上(导致后来的一次失算=
=||||)。6个人,每桌3人,偶们就分了2桌,偶和LG、小便宜坐在一起,姐姐她们
选了最里面的一桌,偶们和她们之间还隔了一桌,后来被4个女生坐了。
    然后,听从姐姐的意见,便开始了“抢食”活动= =||||||MS姐姐她们是自己
拿自己的,而偶们是每人负责不一样的菜,每个菜都拿一点,结果就是偶们桌上堆满了盘子...=  =||||有个摊位是汤圆,服务生就在那边叫“明天元宵啊”,汗||||||但我们还是没有拿~~MS偶下楼了3—4次,每次都经过HONEY SAC的主唱JJ身后,寒...最后一次时大多数人都已经坐定,翻译也已经在宣布不准拍摄的规定了
。等偶们刚坐好,队员们就出场了,party即将开始~~
party:
    舞台下的第一桌,是不同于其他的稍大的圆桌,应该是主桌吧,但自始至终队员们都没有坐上去,上面的菜也是一口未动。他们成一字列开,从左到右站着翻译、sa哥哥,然后是miyako、tooru、kaori,这3人的顺序记不清了,接着是atsushi,小hana不知道为什么缩在最右边的角落里,害偶很难看到他= =||然后sa哥哥再次开始介绍队员~~miyako和tooru好像是sa哥哥的老朋友了,说到miyako时,他还大声对着sa哥哥叫“大好き”,sa哥哥就开始人来疯地说要问他房间的号码什么的,还说以后来上海都会带上他~~>///<JQ啊JQ!!!!怎么可以在偶们这群CJ的小mm面前表现得如此露骨呢!!抽~~= =||||~~~~kaori JJ从12岁起就打鼓了,好像是17岁左右开始拜sa哥哥门下,JJ当场就站着举起双臂对sa哥哥行拜礼(请自行想象原始部落求雨的动作= =|||)atsushi和hana对sa来说就好像是弟弟一般的存在~~每介绍一人,就把话筒递给他讲两句话,具体讲了什么不记得了,不过atsushi的说话声音很好听的样子,hana好像说要保持笑容什么的,怪不得他自己从头“奸笑”到尾= =|||~~~中间sa哥哥还介绍了HONEY SAC的成员,不过我记不清是在
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讲话时介绍的了,说她们的制作人就是miyako~~~     
    好像说了很久之后,队员们就开始分组下来敬酒了,每组还带一个翻译,偶就开始冏得要死了...后
来听姐姐说,她就是趁刚才sa哥哥讲话时狂吃东西的,伦家没经验,刚刚只知道看了,现在他们开始走下来,偶便紧张得不敢吃东西= =|||||第一组来的是tooru和miyako,他们是先从楼上开始敬起的,而我们这才发现我们前面的两桌都是日饭,也就是说我们是第一桌中饭,害偶更紧张了几分=  =||LG说他们过来时偶们要站起来,可他们是从我的背后过来的,伦家变得坐立不安,掌握不了做心理准备的时间厄|||||||然后...终于...他们来到了我们一桌,LG一上来就说了句日文,便被夸奖了>//<,LG还小小谦虚了一下~~伦家偶这日盲只有干瞪眼的份...冏...然后他们让我们坐下,问“都是上海的吧”,LG和小便宜回答“是的”也回答得太快了,伦家只好插上去说“我不是,我是苏州的”...冏...他们还说自己很紧张,伦家偶头脑一发热,口无遮拦地来了句“我更紧张”,结果...不知他们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明明碰过一次杯了,冲着偶还要再碰一次杯...冏...最后临走时他们还对着偶们那一大~桌菜要偶们吃,估计偶们是人少的当中菜拿的最多的了吧...囧...总之,整个敬酒过程就是偶的变木头人过程了......=
[]=
    tooru和miyako刚走,就见sa哥哥上楼来了...很快,他就会到我们一桌的说~~伦家咬了两口的炸鸡
肉条只好又放了下来..||LG和小便宜商量着要怎么和sa拥抱,伦家偶当时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就觉得抱了sa哥哥也不等于抱了豆子(= =|||豆子你害我啊!!!!=[]=),于是就说只要握手就好,便请教LG应该怎么要求握手,LG说只要伸手说句“辛苦了”就好,此时sa哥哥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到偶们一桌了,还是一身黑,好像是不是当时还戴着帽子还是头套一类的东西??还有外套,后来什么时候脱掉的都不知道,但MS sa哥哥没我想象中的高大= =||...继续冏...orz碰杯,然后不知道中间还怎么样了,伦家偶就自以为是地开始偶的计划,把手一伸,然后......史上最冏之事发生!!!!!orzorzorzorzorz......“お疲れ...e...様...でした”——舌头打结...=[]==[]==[]=......这句日语明明偶还是会说的....为什么会卡住..............orz估计sa哥哥压根没听懂偶在说什么,只想:这个女人想占我便宜么就占了哇,还装模作样地说什么烂日语......= =||||||||||||||糗..大..了...结果伦家全被这不该出现的错误给蒙了,都没怎么享受到跟sa哥哥握手的乐趣...T_TT_TT_TT_TT_T...我是白痴.....>_<...然后,好像sa哥哥也问了我们是不是都是上海的,结果么当然只有偶一个人否定了哇~~然后翻译就说给他听,他好像还问了苏州是什么地方,偶只听得懂翻译嘴里的一个词“tonari”= =||而翻译的时侯伦家偶实在紧张地不敢直视sa哥哥的脸,就光盯着翻译的脸了= =||||||||就在这时,不知怎么的LG她们就和sa哥哥抱上了=[]=,我当时还一脸傻笑.....orz啊orz...很快sa哥哥就离开了我们一桌,
用LG的话来说,好像还没前一组的时间长,谁叫偶们实在不知道该说点啥呢...=  =||||||||
    其实间隔期,偶就一直在找hana在哪里,后来他上了楼,虽然有了点心理准备,但他没有按正常顺
序,一上楼就滑到了最里面的姐姐她们那桌~~orz据事后草草说,她当时不知道,一回头,就差点跟低下身子的hana wen(第三声= =||)上了...然后从他到第二桌时,我的视线就一直在打量这个妖男= =||LG她们又在讨论:要抱吗?要抱的~~伦家也插一句:我.也.要.抱.的!!!!>///<妖男扭啊扭的就扭到了偶们一桌...orz穿着黑白灰的花衬衫(难道就因为名字也是hana么|||)~~近看hana的皮肤真的...(不忍心说)...不太好...= =|||脸上不是很光滑,而且也不是很白,但他那不要钱的笑脸还真是维持地那么好(偶这算是表扬的话么??= =||)伦家就很助长他人来疯地说了句:“你的笑容很灿烂啊~~~”某人就笑得更花地来了句“ありがとう”orz~~LG她们好像说了些live很棒啊之类的话,大家要他一定再来,小hana满口答应,小便宜就趁机伸出小拇指跟他拉钩钩,偶和LG也毫不客气地凑过去拉,某花再次如沐春风般笑容满面~~(拉钩钩事件谢谢LG提醒~~~)然后不明情况地就抱上了...||伦家偶这次也不放过机会地跟在后面扑上去,抱~~~~~~咔咔~~\^o^/摸到他那没有赘肉的光滑的背~~~>///<好棒的男人的背哦活活活活活活~~~~(= =||||大家请表客气地把偶拍醒...)再然后小hana就依依不舍地离开了~~~T_T(画外音:是你依依不舍吧!!吉利:伦家想运用一下“通感”的修辞手法都不可以吗!!希望对方也能有偶的感觉嘛~~~~= =||)坐下,一旁的小便宜就在那里淫笑不止|||||问了才知道,她陶醉在与小hana的胸肌碰撞的快感之下orzorzorz(确定偶这是在写RP而不是Y色小
说??= =||||)
    最后上来的就是kaori JJ和atsushi了~~这回换LG紧张了,不知道为什么LG特别敬畏kaori JJ~~近看
JJ真的好漂亮的说~~~~>///<看LG她们一直在说JJ什么,伦家就顺势称赞一下atsushi的说话声音好听,但,这不是应该对hana说的么???=  =|||||囧...不过,这两人好像特别有气质的说,不太敢接近,
导致LG最后想抱JJ的心愿也么达成...=  =||||
    好不容易敬完酒,伦家才能安心地坐着吃了点东西,跑到姐姐那边一看,她们都吃得差不多了,其
实偶早该想到窜桌这一招的啊~~~后悔...= =|||看看人家桌的情况,MS有人亲到了sa哥哥= =||;还有人敬酒给tooru(还是miyako来着),对方一饮而尽~~~~楼下人多,会日语的人也
多,玩得特别欢啊~~~~
    过了些时候,主持人说时间有限,好像tooru和miyako没有给每一桌敬到酒就回去了,然后就进入游
戏时间~~~sa哥哥听说元宵节有猜谜习惯,就也要玩猜谜游戏= =||不过这个游戏蛮难的~~所有人都参加,一共有6个选择题,每答对一题的人才能进入下一题,不过通过这些问题得知了很多队员们的新鲜事呢
~~~sa哥哥还像模像样地拿了张写着问题的纸,走到舞台上做主持(当然是有翻译的啦)~~
    第一题:关于tooru和miyako(每说到是关于谁的问题,相关人员就会站到前面去展示一下~~),问
他们俩谁的年龄比较大?选tooru的站起来,选miyako的坐下去(最初要求大家都要坐好,因为空间小,伦家身后日饭的椅子被卡住了,伦家特意让了一下,对方还很礼貌地向偶点头示意,很友好的样子哈~~)。我总觉得看上去老的一定年轻,于是就站了起来= =||,LG也站了起来,为了不全军覆没,LG让小便宜坐着。然后由他们俩自报出生年份,tooru是1970年,而miyako是1971年(怎么都比某5只小啊...可是某豆怎么看怎么比他们年轻厄...= =||),站着的人欢呼起来,小便宜愤愤不平地要LG拿到奖品的话分
她一半,我只是在想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分的吧...= =|||
    第二题:关于hanayama,问他在当主唱之前的位置?选bass的举左手,选guitar的举右手。sa哥哥一
边报题目,hana还在那边一边跟着做空弹乐器的动作,可爱死了>///<~~LG举了左手,偶就配合她举了右手。答案还是bass...=  =||伦家只好灰溜溜地坐下,偶就开始觉得果然是哪个像答案哪个就不是答案啊
....orz
    第三题:关于atsushi,问他有的一样特殊职业资格?选美容师的举左手,选厨师的举右手。
atsushi还在那里摆剪头发和切东西状~~LG毫不犹豫地选了美容师,伦家也觉得他那样子一看就像美容美发店的,况且美容师感觉还跟艺人搭上点边,但是...偶就知道啊...偏偏不像答案的那个就是答案啦~~~
于是LG也光荣地“牺牲”了...= =|||||
    第四题:关于kaori,问她在成为职业鼓手前的职业是什么?选演员(此处感谢LINKI和MIYU_TSUKI
亲提醒)的出布,选平面模特的出剪刀,选玩模型的出石头。台上的队员们此时都开始人来疯,一起比
划着石头、剪刀、布的手势。美人不做模特不是浪费了么,难得答案还真是平面模特~~~~
    第五题:关于sa哥哥自己,大家都知道他的本名,问日本还有两个艺人,其中哪个跟他的名字是一
样的?这两个选项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对应的两个动作超搞笑,一个是右手臂水平弯曲(成革命状),另一个是一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放嘴唇处(成捅鼻孔状)orzorzorz...偏偏队员们还把这两个动作做得起劲,特别是小hana,“革命”革得起劲得不得了,傻扁掉了...= =|||最后的答案好像是一个叫什么健的
人~~~~
    五题过后,台下还站着的就只有4个人了,于是她们被叫上舞台回答最后的问题。而这最后的问题并
没有正确答案,要通过sa哥哥、tooru和miyako做的一个游戏,让她们4个猜三人谁会赢。而当sa哥哥说出游戏的名称——“シムラ”时,却遭到hana还有好像谁的阻止...orz难道这个是个很XXOO的游戏??(偶承认偶不CJ...||||||)接着翻译就解释说是个吃西瓜比赛,还问大家要不要看这个比赛,大家当然大呼“要”啦~~~~~~~~~翻译说似乎sa哥哥他们还不知道后台厨房的西瓜有多大,大家哄堂大笑,而当事人们也不管我们在笑什么,自己在那边推推攘攘嘻嘻哈哈,好几次sa哥哥都想忍忍不住地笑得蹲了下去~~~~~~随后就让4名女生选人了,结果前3人中1个选了miyako,2个选了tooru,sa哥哥好像自尊心严重受创伤~~咔咔~~~^o^最后的女生终于还是很挽回sa哥哥面子地选了他~~~~~于是sa哥哥就一付要以事实证明自己实力、让大家刮目相看的架势,特意拿掉了碍事的围巾,还把长发全部扎到了后面(参照一般女生用面乳洗脸之前的样子= =||||)游戏还要求观赛者们快速而不停地一边拍手一边喊“シムラ”,hana那个“人来疯”,拉着翻译一遍又一遍地提醒大家一定要跟着节拍拍手和呼喊,大家都纷纷跟着他的示范练习起来~~~~~当3大块西瓜送到舞台时,引起参赛者们一阵嚎叫...orz然后,比赛在hana的一声指挥下开始了~~\^o^/大家疯狂地拍手呼喊,3人啃西瓜都啃得蹲了下去,好像有吃呛到的,有西瓜汁流满地的...orz总之场面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伦家不禁想到: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遥不可及、衣冠楚楚的laruku曾经的鼓手——sakura吗??????orzorzorzorzorz.......偶一开始以为是比吃掉整个一块谁用时最短,后来才发现原来是比谁一次性吃掉的最多~~怪不多吃一口都吃得那么“痛苦”的样子...orz比赛结果让3人展示自己的西瓜给大家看,让大家以掌声的多少判定~~~偶把掌声给了tooru,miyako获得了大部分人的掌声,只有sa哥哥只有零星的几声,全场又是大笑~~~~sa哥哥只好灰溜溜地去找可以擦手和脸上西瓜汁的东西(当时看到是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不会是他自己的围巾吧...|||)最后胜出的女生也产生了,翻译还在询问到底发什么奖品,miyako他们还有ARK的工作人员忙着收拾舞台地上的西瓜残渍,sa哥哥一边擦脸一边好像在动什么坏脑筋(也可能是我想象力丰富= =|||),果然结果他说胜出女生的奖品要miyako来解决,这算赌气推卸责任么??汗= =|||||||||||后来miyako只好把自己的衬衫作为奖品,但戏剧化的是胜出的女生竟然不要,好像希望另外的什么东西~~~而对于另外的3名女生,翻译说可以去厨房每人领一块西瓜,或者把三人啃了一半的西瓜给她们,台下人全
都笑翻了~~~~~至于最后到底拿了什么奖品就不得而知了~~~~~
    猜谜游戏总算结束,接着最后的BINGO游戏~~~就是在进场前工作人员发给每人一张印满数字的卡片
,按队员们轮流抽的号码选定自己卡片上的数字,4个数字连成一条线就叫声“richi”,然后可以报一下自己想要的号码,当有5个数字连成一条线时就BINGO可以获奖了~~~伦家一开始很多都中了,但到后面就是没有,而LG好不容易有了好几个richi,却迟迟不能BINGO= =|||结果有4名女生BINGO成功上台领奖
,奖品是一付鼓棒、一张签名海报以及和全员合影~~~真是羡慕的说~~~~~
    但是接下来出人意料的是,因为上次BINGO游戏玩得大部分人都得奖,连翻译都以为这次也会继续玩
下去的,结果sa哥哥却说因为时间不够只能到此为止了,立刻引起台下一阵不情愿的叹息声~~T_Tsa哥哥好像也很过意不去,又说了些话,还郑重地道了几次歉,大家都很不忍心...>_<...最后作为补偿,队员们答应和全体饭合影,由lion heads的专职摄影师摄影,并有可能将照片发到官网上~~~说着队员们便一个个跳下舞台来和大家站到了一起,而饭们也都往前靠过去~~~可是失算的事就在这里发生了!!!因为偶们是在二楼,根本来不及跑下去啊.....T_TT_TT_TT_T偶身后的日饭倒是很机敏地跑了下去,不过可能也到不了前面去,会被前面的人完全遮掉吧~~~~翻译说在日本,那里的饭是享受不到如此殊荣的~~我只想
说:sa哥哥,真的谢谢你!!!
    大家恢复原位,队员们再次向大家致意后终于排队退场了,翻译还在最后报出预告:4月7日MUCC将
来ARK演出~~~随后偶们也依依不舍地陆续离开ARK~~和LG、小便宜以及草草、悠悠道别后,又见到了小晶,在门说了几句话后也说了再见~~~接着偶和姐姐就在ARK门口晃悠,商量着接下来的行程~~然后突然间,偶发现门旁的那个窗口上怎么有影像在动,一看,竟然放的是现在ARK里面队员们和工作人员们一起,整理收拾设备器具的镜头=[]=ARK外竟然还有这种可以看到里面景象的屏幕!!=[]=就是只有影像没有声音~~不一会儿屏幕前就站满了人,有饭说我们现在这样看是不是像偷窥狂...= =|||||过了一会儿,ARK的工作人员出来收宣传海报了,结果我和姐姐还没来得及在前面拍照呢...orz虽然在场的饭试图阻止,
但还是没有成功...T_T
   影像看得差不多了,门口依旧留着几个饭,准备等队员们走了才离开,于是我和姐姐也加入了她们~~
我们在ARK门口自动站成两排等队员们出来~~很快HONEY SAC的JJ们就陆续出来了,那个帅帅的guitarJJ走过面前时,发现她好可爱好袖珍啊啊啊啊~~~~竟然比某花还矮好多!!(这个形容有点...= =||幻想一下矮矮的豆子到底有多小~~~>///<)还有一些staff,每次通过我们中间的走道,大家都会对他们鞠躬,会日语的JJ们便对他们说“辛苦了”~~偶本来站在右边一条队伍的第二个,第一个的JJ也不会说日语,还问了好几次应该怎么念~~~后来由于我们把ARK前本来的通道给拦了,于是就有工作人员来叫我们让路,偶便很识相得跑到队伍的最后,让出了空缺~~~后来lion heads的队员们也开始出来了~~忘记所有人的出来顺序了,只记得atsushi出来时有人追上去要签名还是送礼物什么的??hana出来时手里还举着DV到处拍,于是大家纷纷转头到他的摄像头前,伦家从最后一个挨上去,很凑巧的就在他的正前方~~咔咔~~~~.^_^.当然还不忘微笑~~就让他带着偶们的微笑回去吧~~~~~~最后出来的是sa哥哥,大家就跟在他后面来到他们的车前,目送他们上车,秩序好得出奇,跟910时的混乱没发比= =|||||上了车的队员们还不忘和我们打招呼~~~直到车子发动,一部分饭立马上了后面
的出租车打算跟到最后,而我和姐姐以及留下来的人则向他们挥手告别~~~~

征途二:
    终于车子开走了,姐姐开始向旁边的饭打听送机的事宜,因为第二天中午sa哥
哥他们就要回日本了~~~有人建议早点到上海宾馆去蹲点,也有人建议直接去机场等~~偶们和那些饭都不熟,也不好意思打探地怎么仔细= =||望着夜幕,我和姐姐开始了寻找住所的征途~~~~
    但此时的我心里是不平静的,和姐姐那梦想送机的兴奋不同,我的live后遗症
开始发作...orz就像910之后对L团的一切东西过敏回避一样,我开始抵触再去接近lion heads。就算live、敬酒、游戏,sa哥哥他们与我们有过再近的距离,但那也仿佛是不真实的,这或许要比L团好得多,但是,心里的那个人却还是在作祟。不是豆子!他们并不是豆子!!那我还有兴奋的必要吗?我并不愿做不管什么明星,都跟在后面追的傻子啊...= =|||原先计划第二天要去西宫的,还想跟张张见上一面,所以我开始考虑跟姐姐分开行动会怎样...= =||但是当我打电话给张张,得知
她明天要同学聚会的时候,我开始手足无措......听见从ARK出来的几个饭在说:“sa说会再来我就相信,他一定会再来,不像某人...”即使心里明白这话的现实性,但某人被这样牵扯进话题,伦家还是非常非常难过......T_T
    离开新天地,我们开始摸不清方向,姐姐在报摊买了地图,6块钱,被宰
了...= =||然而我们并没有考虑好要到哪儿去住宿,后来听了姐姐的建议开始寻找连锁旅馆,但是...怎么找呢?orz姐姐开始给114打电话询问,一开始想找离我们当时所在地最近的旅店,又是转线,又是换号码,有的电话还打不通,但结果不是没有房间了就是房价太贵。后来姐姐又想到找在上海宾馆附近的旅店,还是一无所获。想让认识的人帮忙上网查找,但偏偏都不在线= =||我的手机没电了,幸亏还带了一块电板,而姐姐的手机费快支撑不住了,谁叫偶们是外地卡...= =||好不容易沿途经过一家旅店,却也客满,大堂经理问要不要到他们最近的连锁店去,偶们翻着地图,虽然偶还是对送机耿耿于怀,但就想弄明白离上海宾馆有多远,只是也徒劳,磨蹭了很久不再考虑这个问题,问了房价却被吓了一跳,LG不是说最近上海的旅店都打折便宜的吗...= =||我们只好继续在街头乱晃,眼看就要无家可归了,后悔没有听李莉的话先前预定...>_<...伦家因为party上没吃什么,于是便进路旁的便利店买了瓶酸奶,姐姐还在店外打电话询问。此时大鱼竟然也打电话给我,长途加漫游呀!!= =||按掉了电话,发消息告诉她我目前人在上海。姐姐说刚问到一家旅店,但要通过上网订房才能便宜。伦家便想到大鱼这个时候估计会上网的,于是便打电话给她,这回真的是长途加漫游厄...T_T但网上订房也没我们想象中那么顺利,电话费实在太贵,大鱼答应一会儿再短信联系。姐姐再次拿起电话寻找新的目标,最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地找到一家,还离上海宾馆不远,价钱虽然还是有点儿贵,但估计上海的房价本来就比苏州的贵吧...|||为搞不清面前的马路能否打车又耽搁了一小会儿,驱车赶到那个旅店已经快12点了,竟然旅店前台的工作人员说没有接到我们的订房,现在剩的房间还要再贵40大洋,偶们傻眼orzorzorz......犹豫了一会儿,总算降了20块钱,时间确实很晚,偶们也实在累
了一天,便最终住了下来= =|||...
    投宿的周折加上旅途劳顿,使我的live后遗症越发严重,心情超差,不高兴再
回复任何人的短信= =||酸奶也没怎么喝,感觉不到饿。洗澡时听见外面姐姐已经开始看视频,我还以为深夜电视在放今天live的报道= =|||姐姐在翻地图查找上海宾馆时,我已经昏昏欲睡,带着明天是不是一定要去送机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忧虑,
和对某豆的强烈怨念,闭上了眼睛。= =|||
送机:
    宾馆的隔音效果比我想象中的差太多,半夜房外隔三差五地传来的人声和楼外马路上的汽车声,吵得我醒了不知道多少次= =||说好睡到8:30的,但姐姐7:00就醒过来了,一会儿跑洗手间一会儿钻被窝里,都在看视频,偶当时的感想是:中毒了吧...orz~~8:45左右伦家挣扎着爬了起来,因为据昨晚的饭建
议,最好在10点之前到上海宾馆。姐姐说她考虑了一下,决定就去宾馆送行,机场实在太远,追车估计太贵了吧,伦家只怕没睡醒乘太长时间会晕车= =||天果然还是忍不住下雨了,昨天没下下来已经很给我们面子了,幸亏伦家还带了伞~~~
    打车到了传说中的上海宾馆,门口已经有7、8个饭在了,MS其中一个就是常在花花空间上留言的,
到底是默默、还是小P、还是LILI来着却记不清了,不过她是跟她朋友一起来的,所以我们没怎么搭上话,估计她也不认识我们,她和一个朋友都穿着签售的周边T恤,手里拿了个麦当劳的外带食物包(是她拿着的么??好象有点忘了= =||),里面装的是香蕉派,说是MS什么时候看到hana想吃的样子,于是就去买了准备送给hana的~~还有其他饭也带了礼物,有一个长的很瘦小的白衣女生MS是第一次live时和姐姐排队在一起的,所以跟姐姐有点面熟,姐姐说她是正宗的sa饭,也不是上海人,好像从挺远的地方赶过来的,她带了个粉红色的袋子,里面也是送给sa哥哥的礼物,至于是什么伦家没好意思问= =有的人昨天就把礼物送掉了,就偶和姐姐两手空空...= =|||||旁边还有几个手持红色应援扇的饭,但她们与我们这
边隔了一段距离,好象不合群的样子...来到这里,仿佛有了点欢送的气氛,伦家心情好了点~~
    一会儿来了个穿墨绿色马甲的JJ问我们去不去机场,MS在点人数,原来是准备包车~~姐姐还在问我
去不去时,我们身边的两个饭好像误会以为我们不是饭,还对我们说对不起= =||结果伦家想不出什么拒绝的理由,就回了句“随便”= =|||(幸亏没有拒绝...)马甲JJ记下后就又去问其他人了,而我们身边的两个饭(其中一个在右额处画着花还是sa哥哥的名字来着??被头发挡着看不清楚~~)在那边狂聊天,我和姐姐站在那边沉默着,感觉很傻的样子...orz伦家一边奇怪着宾馆的门童年纪不轻,一边凭记忆辨认着经过的一辆辆车到底哪部是来接LH的,结果还真被偶猜中~~= =||又过了一会儿宾馆大堂走出个工作人员来和偶们旁边的那两个饭搭话,不知道是本来就认识的还是因为她们来多了才认识的,总之好像在透露情报的样子,伦家MS听到“11点半”、“后门”什么的,伦家大叫“后门”,结果好像会错意= 
=||
    接着又来了几个饭,大家陆续进了大堂,在服务台对面不定位地一字排开,立刻引来不少过往人的
目光~~特别是有两个刮三的宾馆工作人员大叔=  =,先是跑来问我们在等什么明星,然后还去问其他工作人员,一个前台阿姨倒有点见识地回答说“彩虹的前鼓手”...= =|||大叔们还是不确定是哪个客人,又在那边问来问去,姐姐旁边的几个饭MM还真跟他们聊上了...orz当问到“是不是那个长头发的”时,大叔们才搞清楚~~随后大叔们继续刮三地一会儿说LH没有名气= =||,一会儿问饭MM为什么会喜欢sa哥哥,还拖来另一个工作人员对着饭MM们,A:“那你们觉得我们这位帅哥怎么样啦?你们为什么不喜欢他啦?”B:“因为他不是打鼓的。”...A:“前N天N点钟我还看到谁谁谁(手指我们中的某几个饭)在等他们啊~”B:“小姑娘们怎么那么有时间的啊?”A:“读大学空啊~~”...B:“N年后你们一定会觉得自己那时侯怎么那么傻的啦~~”A:“但傻得开心啊~~”...B:“你们怎么这样排开的啦?”A:“诶,倒没见过这么排好队的no~~”B:“真有意思啊~~”......orzorzorzorzorzorz......弄得像唱二人传似的= =||||||还有个胖胖的工作人员大叔滥用职权跑去跟sa哥哥合照,捧着个手机来我们面前炫耀:“你们阿是在等这个人啦?”= =||一个MS行李员的大叔走过来:“我给你们去看好他们来了没有好不好??”...orz真是吃不消...||||||||||||偶和姐姐缩在队伍中间笑翻掉,原来偶们还年轻到可以被当作是学生
啊^o^~~~~
    不久,有staff开始搬着行李出来,大家开始向他们打招呼。HONEY SAC的JJ们也陆续出来,马甲JJ
一个个迎上去,每人送了一支熊猫头棒糖~~~先出来的人都穿过我们队伍的缺口,聚在大堂里、我们身后的空地处,等待出发。又过了些时候,主角们陆续登场,饭们便跑上去送了礼物给相应的队员,他们都很自然地接受了~~atsushi和miyako出来的场景忘掉了= =||;kaori出来时大家好像有打招呼;hana终于换掉了那一身花,穿着一身黑,戴着墨镜,还是一扭一扭地扭出来,感觉可爱气少了但帅气增了几分;最搞笑的是tooru,好好的空挡不走,偏偏以闪电般速度从我们队伍中插过去,尖叫~~~=[]=而偶们的sa哥哥则一出场就拎着个酒瓶往另一方向的餐厅去了,饭们都没反应,害偶以为自己认错人= =||还没等sa哥哥过来,队员和staff们便开始出宾馆上车了。此时又发生一件意外之事!!就是没头脑的hana竟然把那包饭送的香蕉派忘记在了刚刚站过的地方=[]=||||||||||幸亏饭饭眼尖,跑去拿了又向即将上车的hana送过去,小hana这才意识到,连声向饭饭道歉orzorzorzorz....偶们开始排队在门口等最后的sa哥哥,在他即将通过门口时,伦家不知道为啥大家都突然不说话= =,害偶急得大叫“おはよう”=[]=,于是大家也都叫起来,估计这是唯一一次伦家听到自己声音的呼叫了= =|||||||||||接着大家以最快速度冲出大堂,跑上事前订好的面包车。宾馆里的刮三大叔都看得傻了眼:“这样就好了???”= =|||||那你们还想我们怎样啊??难道是故意想看我们混乱的场景吗??虹饭的素质让你们“失望”了吧~~~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o^/
    车子发动~~~偶们一车11人,而带着应援扇的另4、5个饭则坐了另一辆车,HONEY SAC和lion heads
好像也分了两辆车坐。没有搭车的饭站在外面和我们对挥手,仿佛送我们去执行一项什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大家一上车便开始擦拭车窗上的雾气,以便追车时能看清,可外层的雨水没办法处理,小小地抱怨了一下天气= =||开车的师傅似乎以前也被饭饭们包过车,所以大家对他追车的技术很有信心~~~~他们的车开得飞快,简直在飚车似的,大家后悔没有事先贿赂对方司机叫他开慢点,要是boss怪起来就说“雨天,路滑...”orz不过偶们的司机师傅也很强劲,好几次都看不到对方了,一会儿又追了上去,大家齐声鼓掌,司机师傅不知是得意还是不好意思,笑得像朵花儿~~~~偶只是有点担心那么大的雨,这样下去不会交通事故吧...= =|||||||||途中有不少其他车跟偶们抢道,也都被偶们超过了,一个JJ说:没看见偶们这辆是粉红色、外面挂满心心的车吗~~= =||还遇上一队婚车,坐在姐姐前面的白衣JJ说:结个婚干吗那么急拉?没看见我们这里一车新娘在追
新郎吗??=[]=orzorzorz...大家笑翻~~~~
    由于雨太大,风又很冷,我们不得不把车窗都关着,只有赶上并行时才打开一下。第一次是在他们
车的右侧,透过他们的车窗隐约看到了kaori JJ和atsushi,但很快又被甩开了。一直落在后面的应援扇车此时也赶了上来,她们把扇子紧贴着车窗,看上去非常显眼,于是偶们也讨论着用什么吸引LH的注意,伦家在残留雾气的窗上画心,但是大部分窗子在刚才擦得太干净了实在没有雾气,额头画花的JJ就干脆人工哈气打算写上LH的队名,可是她忘了把字母反过来写...= =||||接着司机师傅在偶们的请求下,把车开到了他们的右侧,就在大家按商量好的齐拍手呼喊“シムラ、シムラ...”时,sa哥哥竟然打开了窗子=[]==[]==[]==[]==[]=~~~~~~~于是这招用了好多次,而他们的车窗也一直开着,窗边坐的是tooru,sa哥哥坐在他后面,旁边是miyako,三人把一个白色的酒瓶传递着喝,边喝边做着奇怪而夸张的动作,感觉又在玩什么游戏的样子~~~~sa哥哥把手往前伸搭在了tooru的肩上,而有几个饭饭说还看到miyako
把头枕到sa哥哥腿上=[]=JQ啊JQ!!!!!!!!!!!(感觉偶们像抓奸的= =|||||||)
   一会儿,LH的车子一个加速又钻到看不到的地方,偶们的司机师傅也毫不逊色地往前直赶,突然只见LH的车不知怎么地停在了路边,大家一阵惊呼,纷纷猜测原因:X:“故障了?”Y:“在等偶们?好感动哦~~~”Z:“故障的话要换车吗?”X:“来搭我们车吧,挤挤好了>///<~~~~~~”Y:“雨太大了~”Z:“台风~~航班取消啦~~~~”......orzorzorz...最终决定让日语好的JJ下车去问他们车上的工作人员,原来是登机的什么证件还没办好,等在路边浪费时间呢~~= =|||后面的HONEY SAC的开车司机把车停在了他们旁边,就下车去跟他们车的司机搭讪~~而sa哥哥他们则把酒瓶从窗子递到隔壁车上让他们分享,不久又递了回去~~有个JJ说LH这次来上海四天,她已经送了三次酒,伦家不清楚此时他们喝的是不是就是她送的,但问题是此时手上没酒的偶们,丧失了下车去找他们喝酒的借口...= =||||某饭说,如果不是下雨的话,说不定真的会下来玩游戏~~= =||||
    停了不久车子再次启动,几次追赶之后,大家说好一齐大叫窗口tooru的名字,但就在偶们还来不及看清他的反应时,他们的车子突然一个转弯开进旁边的海关,饭饭们大惊,偶们的车子都来不及转向= =||||幸亏司机师傅机灵,往前开到个路口又掉头转了回来~~~跟进海关,只见他们的车又停着不动了,司机师傅把车停在他们前头,偶们便开始做起观察日志= =||||可能是酒喝多了外加劳累,队员们都一个个躺倒了,偶尔还能看到miyako晃来晃去的身影~~这次换LH车的司机下去找HS的司机搭讪,偶们鼓动偶们的司机师傅也去跟他们搭讪,拜托他们开慢点,司机师傅真的下了车,但有没有去搭讪偶就不清楚了orz...不一会儿司机师傅回来说这里好像不能停,便把车开到了对面,偶们的视野反而更加清楚了,只是偶尔有别的车经过挡了一下,便引起饭饭们的愤愤不平= =|||||tooru旁边的窗子还开着,男人们在那里抽烟,眼看他们扔下几个烟头,饭饭们商量是不是该趁机“教育”一下这帮WS男,但是偶们的司机师傅也正巧扔了个烟头,害偶们没法理直气壮,只得作罢= =|||||而那瓶酒似乎也喝完了,某人又递上来一瓶红酒,饭饭JJ们直嚷着为什么偶们自己忘了带酒= =||||sa哥哥、tooru和miyako又在那里喝得手舞足蹈,当车里其他人都是死的= =||||饭饭们大叫:JQ啊JQ!!还是3P....orzorzorz....此时偶终于发现了寻找多时的hana同学,原来他正一个人窝在最后一排靠左的角落里呼呼大睡!!kawai~~~>///<~~~~难得活泼、爱笑、人来疯严重的小hana会这么安静,偶们这群YY女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手脚利索地把小hana那傻不啦叽的睡姿如实记录了下来= =||||||(偷拍?肖像权?...orz)
    等了挺长一段时间,终于准备继续前进了,LH的司机回来时,偶们车上的上海饭饭开始跟他搭讪,亲热地喊他大叔,一个饭MM还用方言大叫“我爱你”= =||,果然是为了男人不管多么违心的话都说得出来的...orz...可是大叔似乎并不领情,不知是否因为雨变小了,接下来的行程开得更快,饭MM开始可怜刚刚自己那无功用的“表白”= =|||||||||||||很不幸的是,眼看接近机场,一个红灯却把偶们堵在了路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LH的车子消失在视线里..orz等偶们赶到机场,一排排的车队和好多个入口把偶给搞晕了,谁叫伦家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呢.>_<.囧....sa哥哥他们到底在哪里呢??多亏偶们司机师傅眼尖:“就是那辆车吧~~~”,大家再次齐声鼓掌欢呼~~~~\^o^/师傅跟着他们把车停在路边,大家带着对司机师傅犹如连绵不绝的滔滔江水般的感谢之情,争先恐后地下了车,见工作人员在搬行李,小等了一下,便随着大部队浩浩荡荡地从8号入口进了机场~~~(大概是8号口吧,记忆恍惚,还望见谅..= =||)
    人流攒动的机场,伦家除了跟随大家的脚步往前走之外,完全摸不清方向= =||LH的身影便淹没在我前面的人墙之中~~伦家没有身高优势,也看不到有显眼着装的指示,手里还端着个相机,连路都看不好表说看人了= =|||还好有姐姐在身边,拉着偶晃来晃去,一瞬间眼前忽然变得空旷起来,人墙散了开来,等偶发现面前一个黑乎乎的背影时...sa...sa...是sa哥哥!!!orzorzorzorz......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晃到了sa哥哥的身后,没有任何阻挡的,伦家不禁加快脚步,一直挨到直接捅刀子都不会失手的距离~~~(这个比喻也太...|||||||)orzorzorz...心跳得好快~~~>///<回想某豆905的恐怖接机场面,虽然party有敬酒时的面对面,但那毕竟是一个有计划的程序,而不敢相信此时的自己也能这么容易就挨在sa哥哥身边!!=[]==[]==[]==[]==[]=......更有日语强人JJ直接走在sa哥哥右手边,外加前面走走停停的tooru和miyako,一伙人边走边聊,什么明星艺人,什么国境区界,分明就是在为普普通通的好朋友送行嘛......
    终于到了临别的时刻,伦家已经记不得在进关口大家都说了点什么,只是大家都笑得很开心~~kaori JJ和atsushi已经不知去向,hana也早早地进关去填表了~大家纷纷与sa哥哥他们握手,说着“see you next time”作最后的告别,伦家几次被围过来的饭饭挤到后面,结果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手伸过去再说~~~好在真的奏了效,sa哥哥果然亲切地握了下偶的手,只是速度又是快得来不及感受到他的温度= =|||而后miyako san也很大方地伸手来握,搞笑的是当伦家欣喜而又小心翼翼地想抽回手时,他竟然光顾着回头跟sa哥哥说话而忘了及时放手,结果伦家的手被他握了有足足5秒钟,从那温柔而有力的大手传递过来的体温,让偶兴奋地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男人们已经走进关口,偶们一直站在护拦外的两边看着他们~~突然,伦家发现身边的一个白衣JJ捧着个酒瓶在喝酒,一看,那不就是sa哥哥他们在车上喝的那瓶红酒么=[]==[]==[]=...白衣JJ喝了一口就把瓶子还给了另一位高个JJ,伦家想都没想就很厚脸皮地凑上去问:“能给偶喝一口么??”>//<高个JJ很慷慨地把酒瓶递给偶,只是要求瓶子一定要还她,真是好人呐~~~~伦家仿佛看到瓶子里有个固体物在漂浮,一时间很小白地以为是个瓶塞,后来姐姐说好像是块柠檬= =||||据说酒瓶是sa哥哥在进关前给那个高个JJ的,然后旁边一群饭就每人凑上去喝了一口,虽然轮到偶时也不知道已经传了几个人,但伦家还是很开心~~~~~\^o^/
    早进去的hana先填完单子,大家隔着护拦跟他挥手致别,虽然有墨镜的遮掩,但还是能看到他脸上那不变的灿烂笑容,边走边挥着小手跟偶们拜拜~~然而...不满一分钟,某健忘的hana同学又退了回来= =||...第二次又以同样的笑脸同样的挥手与偶们再见...orz...再见了,可爱的hana san!!下次还要带着你那万年不变的笑脸和曼妙妖娆的身姿来看偶们哦!!!!\^o^/
    至于sa哥哥、miyako和tooru,还挨在一起边填单子边有说有笑,立刻被群众雪亮的眼睛捕捉到,临走还不忘JQ一下么...orz...大家跟着强人JJ,用那并不熟练的日语齐呼:“また来てね~~~”,虽然估计引起了机场人员的好奇,但男人们却很自然地朝偶们挥了挥手,让伦家不禁觉得更为亲切了~~>///<~~~不久,他们终于填完了,开始朝里走去,偶本以为真的是最后的道别了,一时间不知道要怎样表达,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好跟着大家一起拼命地挥手.>_<...见他们挥着手走了进去,伦家以为送行终于告一段落了,谁知对机场熟悉的饭饭们立刻拔腿就往旁边的过道跑去,伦家还没搞清状况,便顾不得那么多地也跟着跑起来。最终跑到一个很奇怪的走道护栏处(护栏的下面很深,看不到有什么东西,面前是一大块透明的玻璃墙),大家靠着护拦探出身子往右观望,等待着从远远的通道经过的男人们。终于,那黑色的身影再次出现了,大家有的喊着他们的名字,有的呼唤着“要再来”的心愿,有的拍着手直念着那难忘的“シムラ”,而此时的偶除了那一片晃动的黑,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后来是姐姐告诉我,他们在那个通道处听到了我们的呼喊,便特意靠过来,作了最后的致别...是的,真的是最后的了......
   
后记:   
    还记得第一次看的L团96年的某场live中,坐在豆子身后鼓堆中的sakura,狂暴的发型和满身的花纹。那时的眼里只有豆子,直到3.3上海live之前,眼里还是只有豆子,但豆子是遥远的,而豆子身后的sakura,更遥远~~~~曾经——已经不是什么值得留恋的东西了~~~当达到那所谓“捅刀子”的距离时,忽然发现一切都释然了~~~~~或许是对豆子的瞬间背叛,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种爱上sa哥哥的错觉,还有hana同学的笑容和miyako san的大手......从此我不能再在花花面前自豪偶的专情,但这让我领略到了更可贵的东西~~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与910的感受不同,原来live是可以带来如此幸福和快乐的啊~~~~~姐姐极力推荐《樱猪十年》给我,但我已经不想再去过问十多年里发生过什么,只想好好地看着这两个沉浸在不同幸福中的男人~~~~如果他们之间的牵绊是注定的,那么请不要人为过分地去破坏或撮合,世上没有一样东西,能比友情更值得尊重了~~~~~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经过了金茂大厦,现在的laruku就如那高耸的大楼一般,恐
怕再也触摸不到它高高在上的容颜,与此相比,lion heads的亲切怎能不让人感到意外的幸福呢~~~望着风雨中的金茂,“风雨的上海有彩虹”——这句不算名言的名言,已经深深扎根在了我们每个虹饭的心中~~~~~
    sakura さんとlion headsの皆さん、ありがとう~~~さようなら......
[END]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宝井吉利

Author:宝井吉利
性别: 女 年龄: 24
城市: 中国苏州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音乐盒子
搜寻栏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连结
L'Arc
HYD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