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2005我的上海LIVE之行!

 

前言(补):2005年9月10日——L’Arc-en-Ciel亚洲巡演中国上海站!!这是我在LIVE后1个月左右写下的回忆录,没有华丽的辞藻,也没有感性的话语,有些语无伦次,甚至有与实际不符合的记述,但,这却是我真正的经历和感受,纪录下我当时所有的所见所闻所感,即使与事实有出入,对我而言它却是最最珍贵的宝物!!这不是一篇精彩的好文章,但却永远纪录下了这一生最珍贵的幸福——你的、我的、我们的幸福……
                                    2006.02.24.
    
    9月18日是中秋节,比去年早了10天!2004年9月28日那天,张张对我说:“希望小豆明年能来中国!我们要一起好好看看我们这么爱着的人!”于是在1年不到18天的时候,这个愿望实现了!!我们应该感谢谁?上天?命运?还是豆子本人?或许只是很多巧合拼凑而成的吧~或许一切只是偶然~不过这些我们都不想去过问,因为没有这个必要,有豆子,有爱,就足够了!
   
9月5日
    豆子到上海开了见面会。我没有办法去。有人从广播里和电视上得到了当时场面的情况消息,而我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一点点消息,听不到也看不到。他的声音和面容都让我一次又一次地向往!可是我没法去!中午与张张和惜敬通了电话,惜敬的声音是第一次听到,但那声音充满无奈的悲伤,我要她不要难过,因为等待下去就是希望!

9月9日
    F下午乘火车从南京赶到上海。晚上将近11点,她去了大舞台,但似乎去晚了,据说之前一群去那里蹲点的饭已经被警察驱散了。我很羡慕能早去的饭,但,我知道,我的幸福在明天!

9月10日
    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这是作为准教师的第一个教师节,但这更是我唯一见到豆子的一天!
    昨天就买好了去上海的车票:7点55分出发,到达上海火车站。在火车站南广场地铁1号线的2号出口见到了来接我的惜敬,她穿着黑色T恤和肉色裙子,拎着的白色包包上挂满了豆子的卡片,羡慕~~~~我带她乘地铁1号线转2号线去找张张,不幸的是在2号线上我丢了手机,这成了之后一系列不开心的事发生的起源!T_T
    2号线河南中路站下,等待张张。可左等右等都不见她来,我心里很急,不知为何才出门就如此不幸。我仿佛预见这一天的行程不会像预想中的那样美好,不禁有想哭的冲动。幸好张张终于出现了,原来是她的手机正好欠费,所以我借惜敬的手机发去的短信她没有及时收到。跟随张张来到不远处她租住的处所,虽然地方很小,但不乏亲切感。三人兴高采烈地聊了一会儿,我把带去的海德包子的其中两个送给了她们,同时拿到了托惜敬帮我买的引进版《AWAKE》和海报,张张还送了我两张豆子的小贴纸。^_^
    收拾妥当,三人吃了生煎馒头和小馄饨当午餐,又与张张两人各买了一块小面包准备当晚餐。三人共赴大舞台……

    刚到大舞台前的交通路口对面的人行道,惜敬就激动地大叫起来,原来是看到了挂在大舞台上超大幅L’Arc live的宣传海报。我的心里有一丝紧张起来,莫名的,但很快就被兴奋所取代。
    绕了不少路才终于来到大舞台前面。4号扶梯右侧停着电视台的大货车,再右边的北大厅入口处已经聚集了不少饭。一个竖着莫西干头的JJ蹲在地上,很是显眼。
    突然,一群人陆续向4号扶梯左侧的东大厅入口处狂奔——原来是他们来了!!是的,LARUKU,他们终于来了!后来据传言说:4子坐着一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白色面包车驶到东大厅入口,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豆子那边的窗帘竟然有一半没有拉上!于是被眼尖的饭看到了,“老好人”的豆子竟还向饭挥手,于是一声尖叫,所有饭都向东大厅入口狂奔而去!可是我们去晚了一步,4子已经进入了大舞台,只留下空荡荡的面包车在饭的包围下像只漂浮在海面上的白帆船。有一位穿白T恤、红格长裤和短百褶裙的JJ,在车子停下时她正好就站在车门前,看着车门打开、4子走进大舞台,并在最近的地方拍到了小花、小雪和豆子(她是魔王本命,却唯独没拍到魔王||),于是一群饭全围到她身边争着看她拍到的照片。现在的豆子就在大舞台里面,与我只有一墙之隔,却依旧看不见摸不着,我的心情有些低落……
    拜托张张发了消息给F,说我在4好扶梯处等她,可是等了很久都不见她的人影。惜敬的朋友跑来打招呼,我没有太过理会,看她们都穿着“魔宫”的队服,是魔王的饭吧~可我的心里只有豆子……
    
    不久有人提议去买周边,等不到F,我只好答应。可我们不知在哪儿卖。乱转了一会儿,遇见了拍到豆子的那位JJ(以后简称“强人JJ”)和她的朋友,原来她们也在找哪里卖周边。张张建议跟着她们走,一看就知道她们都是强人了!停停走走打打电话,绕了半天才发现卖周边的地方,可是已经排起了长队。当时差不多下午3点,到LIVE入场还有3个多小时,我们想应该来得及。
    那天太阳好得出奇,在几乎没什么遮掩的人行道上排队,被阳光照得热得很!等了不知有没有1个小时发觉队伍纹丝不动,从前方打听消息回来的JJ说周边根本还在运来的路上,晕死~~这时我们身后已经排了不少人,这对刚来时已经排很后面的我心理上是种安慰。强人JJ她们正好排在我们前面,我趁机凑上去看她拍到的豆子玉照,羡慕死了~~~~~~>_<
    周边运到后,队伍缓慢地向前挪动。我又累又热,脚站得很疼,只能用纸垫着在路边坐了一会儿。张张很健谈,早跟身前身后的JJ们聊了半天了。(P.S.1.不成文的规定:似乎见到虹饭,不管对方年龄大小,一律都称她为“JJ”。2.当时的惜敬跟她的那伙魔饭朋友排在蛮前面的地方。)不知为何,队伍一会儿都靠左站,一会儿又都靠右站,像蛇一般扭来扭去,我说如
果是豆子要求看“蛇舞”,我们一定非常乐意在这边左右来回跑。||
     张张说口渴,我们拜托一位短发、黑裤黑裙的高个JJ(以后简称“高个JJ”)看位置,随
着来找我们的惜敬一起到队伍前面的小亭子买饮料。在前面的队伍中,张张看到了她认识的人,并与她们聊了小一会儿,感觉她们穿得都很时尚~~
     回到队伍里(惜敬没有跟来),继续聊天等待。高个JJ说前几天她特意冲到金茂大厦问有
没有日本乐队入住,对方的反应竟然是“又是来问‘彩虹’的!”不过,她是最早得知4子将入住金茂的少数人之一,可惜的是她那天学校有事没法去,于是她通知了她的朋友,结果她朋友倒是眼睁睁地看着豆子走进电梯,还对着她挥手。汗~~~羡慕得抓狂~~~~~~~~~(P.S.还听惜敬说,9号去接机时,正好也有文熙俊的饭去机场接他,结果在欢迎文熙俊的横幅上方挂着L’Arc的海报,汗死~~不过机场警卫却把文熙俊的饭赶到了一边,而和虹饭一起欢迎L’Arc。可笑的是,在楼上的饭一听见日本XXX航班到达的广播就开始尖叫,于是楼下的饭跟着一起尖叫,可是最终谁也没见到4子露面。狂汗|||)
     很多人在队伍旁边走来走去,打扮很出格:有穿和服浴衣的;有穿Lolita的;不少人是一
身黑色朋克装;有的T恤上印着4只图象;有的是Hydeist的Hello PV中的那件无袖衫(以穿黑色居多,张张一直在说“为什么没有人穿白色的呢?”);也有穿Smile的;甚至有穿前面hide后面X的黑色T恤的男生(不知是路过还是来看LIVE的);有人举着黑色牌子走来走去,牌子上写的是换票信息,3000 VIP从ken侧换到te侧,看来是魔王的饭;还有不少穿“魔宫”队服和上海应援团团服的人……后来走来一位黄色短发,穿着白色Lolita、白色高筒松糕鞋的JJ(以后简称“松糕JJ”),她肩披黑色的披肩,披肩上缝有“L’Arc-en-Ciel tetsu”字样,看来是块小横幅,她从我们旁边走过很多次,还与强人JJ她们攀谈了几句,大概是认识的吧;有沿着队伍贩卖票子和望远镜的大叔,有位大叔甚至拿着sa的照片到处在问要不要买,还声称有sa的签名卖,有几个饭跑过去问有没有豆子的签名,他说签不到,我想那些sa的东西可能是上次S.O.A.P来时搞来的;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女孩,由另几个女孩搀扶着,在她的脸上看不到因病残留下的哀伤,笑容——只有笑容~~~~~~
    又过了一会儿,强人JJ从前方打听消息回来说周边是三夏的人在卖,于是她们决定不再排
队以后直接去三夏买。张张也有些动摇,但总觉得不是当场买就失去了意义,于是我们坚持继续排队。一会儿强人JJ又跑来说3号扶梯前听得见豆子在练唱,好想去听啊!!可是不得不排队……|||
    强人JJ们走了,我和张张坚守阵地。这时排在我们前面的是操着台湾口音的饭,她们的打
扮很奇怪,一个的皮带上印满4子的漫画头像,另一个穿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红色上衣,戴着黑框眼镜和帽檐很低的帽子,几乎看不出是女孩子,不过身高跟矮。她们手里拿着我们没见过的票子和场刊,可能是其它场次LIVE的,我和张张都有想枪过来的冲动~~||一些中方的STAFF也在队伍旁边走来走去,我们也很想把他们拉到角落里打晕,抢了他们的工作证混进大舞台看豆子~~
    等了很久很久,看着太阳从炽热到昏暗再到天黑,路灯陆续点亮,夜上海的感觉让我有一
丝兴奋。一看时间已经6点多,LIVE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时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可能大家都意识到时间逼近,等不及的饭从后面一涌而上,本来就是两三个排起的队伍一下子变成了七八个排在一起,长蛇渐渐消失成了一片人海。|| 排在我身后的白色T恤的女生挤了上来,我为了不与张张走散,拼命抓住她的手腕,可是那个女生挤得厉害,插进我和张张之间。我的手被挤得很痛,手腕像要断掉一样,而张张正一个劲地与她那边的饭聊天。我的心瞬间有点凉,为了豆子为了LIVE我任性地用了那么多钱,又在关键时刻丢了手机,现在还要受这种罪。|| 我忍不住想要放弃,只想远离这一切……这时母亲通过张张的手机发消息来说她很生气,因为前一天她刚打电话来要我万事小心,我却偏偏丢了手机。|| 我的心中一片混乱……之后得到张张同意,我终于按母亲说的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还好是父亲,因为我估计是老妈的话她会骂我使我心情更糟,结果父亲的语气比较平静,只是询问了一下钱包和我的人有没有事,这下我总算放下了心理负担。挂上电话,我把我的位置让给了那个白T恤女生,这样我总算能跟张张挨在一起了。
    等待还在继续,可就在我们排到拐角处快接近贩卖点时,前方传来消
息说T恤已经全部卖完了!很想要T恤的我觉得像泄了气的皮球。|| 被挤在人群中,天色已暗,气温明明已经转凉,可还是觉得后背流汗,有人开玩笑说仿佛已经开过LIVE一样。一边有饭开始抱怨主办方的可恶,我也跟着忿忿地骂了两句。又过了一会儿前面又传消息说场刊可能也卖完了。张张说都等了那么久了,即使只有海报也要等下去,况且现在是想不排着等都不行,根本出不去~|| 然而就在我们快挨着铁门时(卖点与队伍之间隔着铁门),工作人员就公布周边已经全部卖完,想要的只能去网上订了。|| 整个下午将近4个小时的排队等待最终一无所获,心情虽然有些失落,但就如张张所说的那样,也算是为豆子排过队了~功德圆满啊~~~~^_^

    将近晚上7点,我们回到了大舞台附近,最终从3号扶梯入了场。经过两道检票口,进大堂正好正对张张的11区入口。我与她约好结束后在4号扶梯左边拐角处等,她的身影就隐没在门帘之后了。
   
2区入口离11区不近,我绕了半个圈子才找到的。入场后发觉场内比想象中的要空旷,两边的大屏幕不停地播放着2005亚洲巡演的广告片。入座后,左边的位置有名女生,右边则空无一人,经过交谈得知她事实上是X的饭,为什么会来看L’Arc的LIVE呢?不解~~~
    
正值前排的两个JJ正在翻场刊,就凑过去看了一下~啊啊啊啊啊!!!!豆子果然不是一般的PP啊啊啊~~~~特别是那张头发飘扬起来的,美得简直不是人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的天使!!^_^大心~~
    这时松糕JJ来到我前排的位置,原来她的座位在这儿。闲逛了一下午的她也没买到周边,看到旁边人正在翻场刊,她自然也兴奋地凑上去看,结果当看到那张魔王撒下一把米的图片时,她激动地大叫:“明天开始要吃大米饭!”狂汗||||难道她平常都不吃米饭的吗??= =|| 后来从她们的交谈中得知松糕JJ是从桂林来的,风景美的地方就会出美人吗?汗|||| 她把她的黑色横幅交给前排的饭,让她们把横幅挂在护栏上。一开始不知怎么挂,因为找不到固定物。我提议用发卡,但我只有一个。后来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总之是挂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强人JJ跑过来转悠,我奇怪下午交谈时说起她的位置明
明在11区嘛,怎么跑到2区来了呢?我问了她,原来她是魔王本命。我忽然想到如果她的位置离张张近的话,我何不跟她交换票子呢?可是我不记得张张的具体座位了,于是我借了强人JJ的手机给张张打电话,可她没有接。我便直接跑去11区找她,然而转了两个来回也没有见到张张的人影,她也没见到我吧。我只得回到2区,跟强人JJ说抱歉,不过后来强人JJ还是在2区随便找了个位置留了下来。
    我右边的位置渐渐来满了人,但奇怪的是左边位置上一开始在的X饭竟然
跟她认识的人离开了,到后来再没回来过,也不知是不是换了位置。广播里放了两遍会场须知,其中一条是必须坐着观看演出,旁边的饭听了很吃惊,前排的JJ毫不在意地说:“没关系的,听摇滚哪有坐着听的,到时大家一起站,工作人员也没办法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没有手机无法知道时间,也不知到了19:30的开场时间没有。前排的4个JJ抓紧时间留影纪念,我有点羡慕,可是谁叫我没有相机呢~~我的目光在12排扫了一下,看到了紫煌大人,但是没有叫她,现在的我看起来好渺小,而且她或许并不希望一旁的饭都知道她就是紫煌吧。想起包包里当晚餐的小面包,可是一点食欲都没有,虽然早已过了晚餐时间。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我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当灯光暗下,全场欢呼着起立时,我还不能反应到底发生了什么~音乐响起,感觉在黑暗的舞台上跳动着希望,明明什么都看不清,但冥冥之中知道,一切的悸动都在那里……
   “Hei!”——那是打破空洞的声音!黑暗从心中碎裂,我看见一颗种子滴入五彩的溶液中,开出的花是最美的!Killing me——那就是开场的第一首曲子!然而与歌名不符的,我感觉不到被杀的冷酷和残忍。前排的JJ已经很快地投入其中,挥动双臂打着拍子,两边的饭则相对慢热,看得出她们可能接触L’Arc不久,而我好像还在做梦一样,毫无真实感。hyde——我最爱的豆子,在我的眼前跳着唱着,可我一点都感觉不到……为什么……今天的他顶着一头栗色爆炸式短发,穿着膝盖上方留着洞的牛仔裤,一件灰色无袖背心,外面套着一件黑色长袖风衣(为虾米他不热呢?汗~其他几只一律没注意~~~~狂汗|||谁叫偶被豆子迷得神魂颠倒呢~~~= =||)果然,现在的豆子不再是柔柔弱弱的小女生了,他毫无遮掩地尽展自己充满男人味的魅力,刚劲而有力,亦柔亦刚
,无论怎样的他,都是我心中唯一的天使!
    没有空隙的,接着是那首PV中带着一丝堕落的Heaven's drive。我的
思绪依旧停驻在遥远的梦幻中,拉也拉不回来。忽然,前排的一位JJ的一个举动让我惊呆了半晌,她竟然脱去了原来穿着的白色T恤!难不成她就准备穿着内衣high到最后?虽说老头子们都蛮色的,难道她真的是要脱给他们看?狂汗= =|||||||后来才发觉她穿的不是内衣,而是一件肚兜,虚
惊一场……
    NO.3 Driver's high。直到全场为豆子尽情地打着拍子时,我才发觉
live真的已经开始了。垂下的双手是何时举起、合着拍子前后挥动的,已经完全记不得了。左边的饭或许不是那种特别疯狂的饭,所以她依旧只是双手拿着望远镜,既不望也不挥,只是那样看着,偶尔笑着与她左边的朋友交谈几句(虽然我怀疑根本听不到什么)于是我拍了拍她,问她借了望远镜(虽然之前要老爸帮我借了一个,结果却因为怕重没带去|||)。通过望远镜,豆子仿佛就站在我的面前,忘我地激情演唱着。这才是他,这才是我爱的那个hyde!!\>o</感动ing~~然而我没有哭,很久很久我一直听着看着跳着挥着手,但我到底在干什么,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大
屏幕上的豆子是这个世上最美的!
    三曲过后是第一次MC。豆子说的第一句话已经记不起来了,大概就是
说“我们是L’Arc-en-Ciel”之类的吧(后来看了live重播才知道第一句是说“久等了!”多感动人心的话啊!!!T_T不过我当时好像听成了“囚徒们”……请无视我吧……= =||||)。接下来就说了那句我意料之中的话:“昨天吃了小笼包。”狂汗= =||||为什么他那么钟情于小笼包呢??在我看来明显是生煎馒头比较好吃的说~~但豆子却还是再三强调了他对小笼包的情有独钟,连声道:“好吃!好吃!”天呐!为什么他说“好吃”的时候还要紧皱着眉头、压抑着声线,装性感是不是~~= =|||| 随后紧接着说:“……”汗|||||||||||我没听懂啊!= =||忙向左边的饭打听,原来是:“你们都很有活力!很有活力!”啊!他在称赞我们啊~~~~~~接着下一句话简直要把我汗死——“亲一个!亲一个!”靠!!哪个白痴翻译教他这句的??如果用英语应该是简短而有力的“Kiss”吧,可译成中文怎么就成这么个说法了啊???晕死~~~~~~~~= =||||豆子你到底要亲谁啊??//////全场那么多为你疯狂的饭,你亲得过来吗??|||||然后是那句全场用的最多的鼓舞人心的话:“跳起来!跳起来!”你的召唤
大家怎么能不响应!今夜我们为你狂欢!!
    Lost heavn——今天演唱的第二首《Awake》中的曲目。我知道live之前好几次对这首歌的特别训练并没有白费,英文部分的高潮我可以跟着他一起唱,就算是非英文部分的,我也能凑合着哼两句。事实上,整场下来,我发现几乎每首都在跟着唱,不管会的,还是混的,我只是想跟着他
一起唱,想和他一起……
    Snow drop——好可爱的歌!!每次听都会想到PV中那个“黄毛小子
”摇头晃脑的样子,KAWAI~~~~~~~~~///////但我没有注意,后来据说唱
这首歌时豆子有忘词= =||||
    当Winter fall的音乐响起,我习惯性地跟唱着那两句熟悉的清唱部
分,猛地清醒过来,才意识到竟然是这首歌!那么经典的曲子都拿出来,看来今晚是经典再现的盛会了!然而我却一时不知是该用日语还是用中文
,意识有点模糊,也不知是怎样唱完的。
    下面一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Forbidden lover!!在live上表现经
典的曲子,是我的大爱啊!!不过高潮的高潮部分的几句高音豆子能行吗?担心他的嗓子~~~|||感觉这首歌不是经常唱,豆子还是记得那么熟练啊~~只可惜以我这个距离看不清他唱高潮时紧皱眉头的表情,那个皱眉可是我最最喜欢的啊!!但会选择唱这首曲子,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或许《Awake》是反战的主题,所以才会唱同是反战主题的“戒情人”吧~~“
禁戒的情人”啊!豆子,不管如何,爱你的心是停不下来了!
    这曲终了,下一首的前奏很轻很奇怪,似乎从来没听过,但当豆子的
声音响起,我才彻底觉悟过来,那就是我期盼了很久的——叙情诗!!或许是慢了半拍,但很快的就跟上节奏唱了起来。这一次我听到了无数的声音汇成的大合唱~~~当初许下的LIVE上亲耳听豆子亲口唱“叙情诗”的愿望,现在终于实现了!!豆子,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中国的虹迷的心声了吗?只把热情与希望交托给你,爱——只对你一个人说啊!!这已经是第8首曲子了,但我却没有这个意识,感觉这首经典曲目出得稍稍早了一些

    曲毕之后是一段音乐,可能只是作一下过渡,不过我以为又要MC的,但没有,接着是动力十足的Get out from the shell。又是意想不到的一首曲子啊!这首歌好像并不怎么出名,不过在Real中算是很摇滚了的吧,但问题是怎么突然唱这首呢?不解~~|||
    然后是New world。事实上已经没有跟唱得意识,就连那句“I'm awaking in the new world.”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有跟着唱。思维很混乱,只知道high得不得了。
    接下去是活力四射的自由の招待。同样是在无意识中度过的。这首唱到后半段好像走调走得很厉害,狂汗~~= =|||豆子啊~~你太兴奋了吧~~不过表紧,我们不会介意的,知道这是你的“老毛病”了~~~^o^ 
    到这里live似乎已经过去一半。这曲结束之后停了下来,灯光也暗了下来。本以为是中场休息,可也不能算是,因为4子都没有下去。豆子干脆坐在了台前的音箱上,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就是那样坐着,任凭下面的饭一遍又一遍大声叫他的名字。我当然也在叫,但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完全被淹没在人潮中。豆子似乎没有太多的表示,仿佛在享受大家对他的呼唤,那个任性的男人,可爱到让人没法不爱他,大心~~~~~~~~希望被爱的他能觉得幸福,那么爱他的我们也是幸福的!突然大屏幕转到了ken的身上,只见他用一个红色的电动小风扇在吹,全场尖叫,可爱的大叔啊!后来才知道那个风扇好像是中国的饭送他的,据说送风扇的饭们看到这一幕时立刻抱头痛哭,是啊,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动!接着是yuki的鼓solo。敲了一会儿,魔殿终于大发神威,来了一句:“要吃我的香蕉吗?”(事后经过小狼指点,才知道这句话的真实意义很色~~~汗|||)然后他就像很多场live一样向台下扔香蕉,可惜魔殿扔得很轻,也没向二楼的扔。(P.S.豆子扔水瓶就很用力,差不多都快扔出内场前区了,有次扔得水瓶的水似乎很满,都洒到了台下饭的身上,我心想他们今晚是不是不会洗澡了~~汗|||不过扔水瓶的次数和时间我都没有记下来,只记得次数还蛮多的。)全场的魔饭自然为香蕉疯狂了一阵子。当音乐再次响起时,大家的注意力又都集中了起来。
    Stay away——令人惊讶的歌加上令人惊讶的站位!魔殿占了前台的话筒,边弹bass边唱了起来。小雪和大叔还在原来的位置上。那豆子到哪里去了?一道灯光打向舞台最右的角落~汗死~||||某豆在那里抱着个话筒,轻松地给魔殿合音,仿佛舞台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像他那么爱炫的个性怎么会甘心把舞台让给别人?懂了!他一定是本着最不起眼的地方就是最显眼的地方的原则吧~~~可不是,瞧他一会儿又不知从哪儿拿来一把小白折扇,在那里一手叉腰一手扇扇子,那样子别提有多风骚了!(P.S.思绪出现混乱,我记得豆子扇扇子时风衣已经脱掉了,什么时候脱的呢?忘了……= =|||)台上,魔殿唱完一段后就与大叔交换位置,由大叔又唱了一段,豆子依旧在那边合音。大叔快唱完的时候,豆子突然离开了他的位置走向小雪,接着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拿了两支鼓棒,在小雪的鼓上敲了几下,于是在音乐没有停掉的情况下,豆子换下了小雪的位置。天呐!豆子竟然会打鼓??虽然之前的韩国live的report中似乎有人讲过,但现在亲眼所见也实在是惊叹不已!在后面鼓架中坐了那么久的小雪此时跑到了前场,唱起了P'unk-en-Ciel的花藏(平成十七年)虽然我对yuki的唱功并不倾心,但这样的游戏也着实很特别,小雪其实也是个很有趣的人~~他只唱了一段便回到他心爱的鼓堆旁,用和刚才一样的方法换下了豆子。豆子临走前敲的最后两下,显得他似乎还有些留恋这个位置~~~各归各位,L'Arc-en-Ciel终于复原了!Stay away的音乐再次响起,豆子的歌
声强劲有力,对,这才是真正属于彩虹的音乐!
    接着是更有力的As one,在没有休息的情况下,把摇滚进行到底!那
高潮部分的英文我也照样跟着唱了,或许不如豆子唱得那么有力度,但至
少我觉得我和他心跳的频率是一样的。
    然后在一口气还来不及喘息的时候,豆子高喊了一声:“Are you
ready?”这不是白问的吗?都跟着你的步伐high到现在了,我们不仅准备好与你相见,也准备好跟着你一直走下去,直到宇宙的尽头!随着一声“砰”的爆破声,一长串金银彩带从舞台前方喷出。Ready steady go令全场疯狂!在家时我就跟随着这首曲子跳过,我知道那有多爽~~于是我放下了一直背在身前妨碍我起跳的背包,自由地尽情地跟着节奏蹦跳。毋庸置疑,RSG是最适合上live的了,它能将全场气氛带上天!“……Ready  steady go!Oh please trust me!”我相信,无论到哪里,我都相信你!RSG随一阵激烈的鼓点完结,魔殿趁机又向台下扔了东西,但不知是香
蕉还是水瓶。
    接着4子就走下了台,我们迎来了全场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场休息
。(但后来据说这之后的演出已经算是encore了。) 舞台上的灯光暗下来,望着空荡荡的舞台,我才感觉到从下午起连续站立的脚有多痛,于是不得不坐了下来,想休息一下。然而一分钟都没坐满,就 听到前几排的JJ在喊:“人浪!人浪!一起来玩人浪!”不久2区这边就响起一片喊声:“人浪!人浪!……”想起引起其它区饭们的注意。喊了就要有行动!于是在前几排JJ积极带领下:“一、二、三!”2区的饭们跳着举起了双手,但是最初的一次没有成功,旁边区的饭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于是我们这边又做了几次,但可能中间有些伪饭的隔绝和对面饭反应慢等原因,开始的几次都没有做起来。2区的JJ们急了,在那儿大喊:“传过去!传过去!传过去呀!”一波未传;一波传了一个区;一波传了两个区……就这样,虽然速度慢了点,人浪还是传了出去。2区的JJ们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指挥着我们:“一、二、三!……再来一次!一、二、三!……楼上的,一起做吧!一、二、三!……” 我看不到三楼的饭们有没有一起做,也不知道底楼的饭们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在做什么,但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二楼的人浪已经传过了一大半区域,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拜人浪所赐,唯一的中场休息我也没能好好地休息我的双腿,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世界上再也没有像我们一样的团结的饭,再也看不到像这样
感动人心的场面了!!
    一道灯光打上舞台,宣告短暂的中场休息结束,台下一片欢呼。然而
出人意料的是率先走到舞台中央的不是豆子,而是ken叔叔。原来是他的MC。他的讲话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大叔的中文音节发音很准,但音调几乎没几个对的,以至于他一句活说出来的声调很奇怪,太搞笑了!还有他所说的“玩了五子棋”被我们都听成了“杀了五只鸡”,狂汗= =||||大叔讲话时手中拿着纸,可能是上面写着他所要说的话的注音吧,要让日本人那么短时间内学讲中文也真难为他们了。“你们高兴吗?”“你们开心吗?”这两句记不清是不是ken问的了,只记得当时用足了全身力气,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高兴!”“开心!”这样的盛会从前不曾有过,
以后也不知还会不会有,怎么能不高兴,不开心呢?
    讲话结束之后音乐响起,接下来是五支经典曲目的串唱:Blurry
eyes、Dive to blue、浸食~lose control~、花葬Flower。方便面头有着罗洁艾尔影子的超美豆子、剃掉了美貌仿佛死神的恐怖豆子、金色梳得光滑的短发加一身黑色燕尾服红色领带妩媚地扭着水蛇腰的吸血鬼豆子、一身黑站在黑色牢笼里扭来扭去吹着口琴的精灵豆子——记忆中百变的豆子现在以不变的
装束站在我们面前,真实得令人不敢相信!
    下面一首仍是经典的Honey,曾经我并不十分在意的曲子,如今也听
着格外动听!
    然后是最新的单曲Link。F曾说这首曲子给人的感觉就是“夏天到了
,大家一起玩”,现在我们都在一起,即使是初秋也能玩得如此开心!
    一曲终了,音乐停了一下,我们以为有什么特别节目了
,2区的魔饭JJ们叫着TETE的名字,也有叫豆子的,我也跟着她们一起叫。突然有个人走向原本豆子站的位置,我心里一惊:“叫错了!叫错了!”立刻改口欢呼起来:“Yuki!Yuki!Yuki!Yuki!……”记得论坛上有人说过:“对待小雪不要太冷淡,把大家的爱分给他一点点,他会很高兴的!”是的,他也是L'Arc不可缺少的一员!Yuki的MC,跟ken叔叔一样看着手中的备忘,用那变了调的中文与大家问好,虽然我也记不起来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但我知道此刻的他也跟
我们在一起!
    结束后,豆子回到了前台,本以为会继续唱歌的,谁知
他也说起话来:“……”边说双臂边从两边前后挥动着。又是豆子的MC吗?虽然没听懂,但全场又一次举起双手欢呼起来。“NO!NO!”豆子用压低了的声线拖长了音调说着,还以夸张的幅度摇着头摆着手表示“不”的意思。全场嘈杂起来,身边的饭都窃窃私语起来:到底怎么回事?此时的我很难过,心里十分焦急,我猜到他挥动双臂的意思:那是波浪的起伏!“人浪!人浪!他要我们做人浪给他看!”我忍不住喊了出来。2区的JJ们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中场人浪指挥的JJ又开始喊口号:“一、二、三!”可是旁边区没有反应。我的心都凉了!怎么办!大家不懂豆子的意思啊!这可是豆子的愿望啊!我们无法为他实现吗?我们真的比不上日本饭吗?连韩国饭也比不上吗?豆子想看人浪啊!是豆子想看的!可是……就算是我想,没有大家的努力也无济于事啊!我不要豆子对中国饭失望,绝对不要!!T_T“人浪!人浪!……”不知是谁带头喊了起来,渐渐地2区的JJ们都喊了起来。豆子也不厌其烦地教着大家,用双臂挥动表示波浪行进的方向,口中用简短的中文解释着:“来……回……跳起来!来……回……跳起来!”或许是这次大家听懂了豆子的话,或许是大家听到了彼此的召唤,越来越多的人喊着:“人浪!人浪!……”“一起做!一、二、三!”指挥JJ抱着希望领着大家举起双手跳起来,一朵朵小浪花缓缓地传了出去。豆子突然从站的音箱上跳了下去,然后又回到音箱上。他看到了——我们在努力,为了做到完美的人浪在努力!!“来……回……跳起来!跳起来!”他激励着我们。指挥JJ面对着大家喊着:“再一次!一、二、三!”随着大家的齐声回应,浪潮传播开去,从两边到中间,从后场到前场……成功了!虽然还不尽完美,但我们终于成功了!看着那流动的人浪,大家纷纷欢呼着鼓掌。当波浪传到前场一、二排停下的时候,豆子又一次从音箱上向后跳了下去,身体还在空中转了个圈,好调皮的小孩!但那不是普通的跳,是表示人浪从前场最前面传到了他身上,他接受了大家的传递。人浪仿佛是每个人的热情和爱心汇集而成的,传到的地方就带走了那个人的心,越集越多,最终传到他的手中,他当着大家的面收下了,收下了大家的爱与期望!他怀抱着快乐感谢我们,
用的是英语还是中文已经不记得了。
    接着他缓缓地说出了下一首的歌名,但我没有听懂,预
示着那不是首英文名字的歌。当音乐响起,大家惊叹起来—瞳の住人。这是全场唯一大家不是前后挥手打拍子的曲子,而是不约而同地换成了左右挥动。虽然对于我个人它的喜爱度排在叙情诗之后,但今天它却是全场最抒情的一首曲子了。高潮部分的高音豆子完成得很好,看来我对他嗓子的担心是多余了。曲子将近结束,我望着被舞台上方的银球照得闪着转动的银色花环的整个大舞台,不禁惊叹道:“好漂亮啊!”旁边的饭听到了也抬起头来望天花板,这里已是洋溢
幸福的海洋!
    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世上要有“天下无不散的宴席”这么一句话……当豆子说着“大家都在一起!”时,我只是怀着满腔的感动;当他说着“希望能再来!”时,我只是许下了要再见他的决心;直到他没有任何先兆地重复说着:“请听最后一首歌……”时,我才惊讶地问自己:“怎么这么快?已经要结束了吗?”耳边仿佛听到有人在喊“不要!”但已记不得那是别人的声音还是自己的,唯一清楚地是豆子用那几乎完美的中文说的最后一句话:“请听最后一首歌——彩虹!”——niji——从一开始听就不是特别放在心上的一首歌,只是它代表了L'Arc的一个划时代,所以我才随他人的口,奉它为经典。但如今它成了这场live最后的曲目,我早就应该意识到的,因为它是唯一一首与L'Arc同名的曲子。音乐响起时,我没有多想什么,只是觉得是最后一首了,应该从头到尾地跟着打拍子,之前的曲子都没有从头打到尾,因为手臂举着连续挥动很累,我支持不了。我的意识在飞,就像live刚开始那样,什么也不知道,就连其中那两句招牌式的嘶叫也没听清楚他是否有唱。忽然间才想起,豆子最后报的歌名是“彩虹”,一般在中国饭之间流传的都只称一个字“虹”。还有瞳の住人结束时,豆子似乎说了一句“谢谢”,平常他不都说“Thank you”的吗?原来他这样说是有针对的,因为他现在是在中国的土地上给我们中国的饭表演,他是为我们而说的!就在我为自己突然的感悟来不及感动得情况下,音乐停了下来。我直直地盯着舞台,视线很清晰,我却什么也没有看进眼里,只恍惚感觉有几个人影开始向后台走去。耳边有远处饭叫喊的声音,但身边的饭却很安静,安静到全场以来我唯一一次听得到自己呼喊的声音:“hyde!hyde!hyde!hyde……”突然有什么东西从胸口涌出,滚烫滚烫的,一直往头顶上窜,想从眼眶中爆发出来,我慌忙用双手掩住了下半部脸。直到那个瘦小的身影隐没在舞台后,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在喊:“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见不到他了!……”那瞬间发生了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因为随后大家的笑声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舞台上,还没离开的魔王扔下了最后几支香蕉,还用香蕉型的喷水枪向大家洒水。大家笑了,我也笑了。“下次再见!”魔王留下了最后的承诺走下了舞台。
    座位区的灯光亮了起来,大家恍惚地站着。“encore!encore!……”有人叫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有力,可是舞台上的灯没有再亮,也没有再出现4子的身影,只见一些staff上来收拾东西。叫“安可”的声音还在继续,然而最后广播响起,一个男人用短促有力的中文宣布live结束。我听见有饭开始抱怨为什么连encore都没有,心里气愤而又无奈,当时我们并不知道Ready steady go之后的已经算是encore了。
    过了一会儿大家放弃了,不少强人JJ都很快离了席,估计是去抢位置蹲点了吧。我沿着环形的看台走到正对舞台的11区,从不同的角度望向舞台。刚才张张就是在这个位置以这个视角看着豆子的吧~~是时候去找她了。我踏着异常轻快的步伐从3号口走出大舞台。live——已经结束了!
  
    从3号口出来,我拐到4号扶梯才走下阶梯,远远地望见张张已经站在约好的地方等了。可能是从明亮的舞台里走到外面的黑暗中,眼睛还不太能适应,在我走近她时看不清楚她的脸,我只是笑着问她:“你刚才哭了吗?”可能我真的是个不识趣的家伙吧……= =||话音刚落,张张就突然抱住了我,她哭了……可我没有,一点也不想哭。我只感觉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说什么好,于是我回抱了她,让她哭或许比任何劝慰都来得好。过了一会儿,她放开了我,一边擦眼泪一边拍着她刚才把头靠着的我的右肩,说:“对不起,弄脏了~”“没事,反正要换的~”终于开口说话的她让我放了心。可就在我们牵着手打算离开时,北大厅入口又起了骚动。我好像听到张张说了句“我不要再留下遗憾!”她就拔腿随人群跑了过去。我跟不上她的步子,于是她放开了我的手。她是不想再像白天4子来的时候那样错过吧~随她吧~~
    我随后赶到时,只见北大厅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子被人群重重包围,而且里面已经有人,但据说是staff,并没有4子的影子。大家站在那里,是不是还在等4子出来呢?我不知道,只是随他们一起站着。有的饭想看清车子里坐的人到底是谁而紧挨着,车子在人群的包围下无法前进。突然有JJ在喊:“让他们走!给他们留下个好的印象!请让他们回去吧!”我看不到那个JJ是谁,只听得出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们站在这里是在干吗?堵车吗?我不知道,但我当时并没有不让他们离开的欲望。有警车开了过来,却似乎并没有来驱散人群。过了一会儿,司机下了车,弄了一下右前侧的反光镜,态度不是很好,可能是怪饭们撞到了他的车子。警卫也来了,催司机快开车。司机语气生硬地说:“他们不让!”“谁不让了!没人不让开车啊!”警卫吼了回去,他在帮我们~~没错,一开始就没有人不让开车啊!司机大叔难道没有听到那个JJ的喊叫声吗?大家只是想再看他们最后一眼,单纯地想与他们道个别,仅此而已。车子发动了,人群让开了一条道路。车子离开的一瞬间,有staff探出车窗向人群拍照,而大家则目送他们离去,我和很多人一样挥手向他们致别。(后来在官网上贴出的照片里,其中有一张就是此刻大家送行时分照下的,那是永恒的见证!可是因为电脑抽风,那张珍贵的照片被我弄丢了,惜敬曾经在她的blog中贴过,可能她那里还保存着吧)
    车开走了,原来站在那儿的饭走了一部分。我看到了从右侧走来的惜敬,她很高兴的样子,问她,原来她把准备送给hyde的礼物给了车上的staff。不管能不能最终到达豆子手中,但已经十分幸运了~她的脚在live时弄伤了,幸好不严重。这个伤代表的意义,只有我们知道!
    惜敬向我们道了别,还是高中生的她不快回家不行吧。张张说她不想回去,我也不想,可是脚很痛,于是我干脆坐在入口处台阶上休息,张张没有坐,她只是手臂很痛,因为两个小时live的打拍子她一刻都没停过。比起喜欢L'Arc七年的她,我的存在过于渺小~= =||我突然想起了包里的小面包,似乎有点饿就拿出来吃了。张张说她的那个为了缓解当时的紧张感,她一进大舞台就吃掉了,可我当时却好像没有感到那种紧张。我们呆在北大厅门口聊天,讲着自己对live的感受,我想多亏我们没有坐在一起,才能像现在这样,把各自感受到的不同的东西拿出来讲,这样似乎更有趣。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呆在那儿的饭渐渐离开,但还是有一些在坚守阵地。门口走过几个JJ都只穿了一个肚兜,肩胛骨突出的背上用彩色的笔写着代表爱的英文和日文。还有一个高个儿的JJ似乎是cosNANA而来的,一身黑色的朋克装,十分帅气。张张打趣地说我的发型跟NANA的也有点儿像,我听着很高兴。还有穿着白色婚纱的JJ经过,背上还装着透明的精灵式翅膀。一辆很大的集装箱卡车停在我们面前,一些日本staff将舞台用具搬出来装上车。每次搬出门口时,两边的饭都不忘凑上去摸一摸,连地板都不放过。后来似乎有几块小地毯不要了,一小群饭就跑过去抢,张张也去了,但没有拿到。有的乐器箱很重,staff们一边喊着口号一边抬上车,这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日本人喊号子。不知什么时候,白色松糕JJ又出现了,她向搬东西的staff们鞠着躬,并用流利的日语同他们打招呼我猜想大概是“辛苦了”之类的慰问的话吧。
    后来,有大舞台的工作人员走出来,边离开边对我们说:“走吧,回去吧,他们早就走了,你们等下去也没用,快回去吧,要下雨了……”此刻天上是飘下了几点小雨。其实我也并不苛求要在这里再见到他们,只是没有来由的,大家没有走,我也不想匆匆回去。有几个饭则或许和我想的不同,她们去与门卫交涉,要求让她们进去确认四子真的不在了,才肯离开。门卫要她们先取得在场饭们的同意,让她们作代表进去,但是大家似乎都没有心思听,于是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在live结束后,又在北大厅门口呆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张张才牵着手离开了大舞台。黑暗中,大舞台上那幅巨型L'Arc live的宣传海报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再见了,大舞台!再见了,hyde!

    离开了大舞台,我们沿着漕溪北路夜游。张张说她很饿,而我刚才吃了那个面包,反而觉得有些反胃。后来我们进了一家中式餐厅,喝了一碗西米露,那时大概凌晨0:00左右。之后我们又夜游了好一段路才打的回去,但没到目的地就提前下车了,张张说她想慢慢走回去,如果我11日不用急着回去就好了,那样不回去,夜游一整夜都没关系,可惜……每走过一家餐饮店,张张都会时不时停下来看店门口张贴的菜单,问我要不要吃什么,但我婉拒了。
    凌晨1点多,我们终于回到了张张的住所。小区的建筑看上去不新,楼梯走廊的灯却竟然是感应灯,这让我想起了《下弦之月》电影里的场景。
    我向张张借了睡衣,洗完澡躺上床已是凌晨2点。我们关了灯,躺在床上继续讲话,最终不知不觉睡着时大概快3点了吧。那晚我睡得很好,可能是体力透支了吧~~

9月11日
    很早,我就被小区的老头老太的说话声以及鸟叫声吵醒了。因为12日我要去实习,今天不得不早早赶回学校去收拾东西,可是张张睡得还很熟,我等了很久才不好意思地叫醒了她。快速收拾好行囊走出小区时,只见门口有一大车的香蕉卖,我感到有点反感,香蕉很容易让人想起什么,但现在的我很奇怪地开始逃避现实。早餐去了点心店,点了和昨天午餐一样的生煎馒头和小馄饨,可是很奇怪,昨天明明全吃完的,今天却只动了几口,没有食欲,感觉和昨晚吃的那个面包一样反胃。
    今天的天气不好,下了雨,我在便利店买了一次性雨衣,还在报亭买了9月份的《轻音乐》。张张本来打算今天请我去吃哈根达斯的,可我必须走了。在地图上,我发现张张的住所离豆子住的金茂大厦不远,今天会去蹲点的饭一定很多吧,我也很想也,可是……
    张张送我到了地铁站,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走到检票口前,她突然抱住了我,不知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很想哭,但是很快她又放开我跟我搭话,为了能用正常的声音回应她,我没有哭出来。作了正式的道别,我走进检票口。再回头的时候,张张也在人群里回头向我挥手,我也向她挥了挥手之后,就走下了地铁的电梯。
    赶到长途车站买好票搭上车。车子开动的时候,外面的雨下大了。隔着沾着雨水的窗玻璃看上海,我想这跟豆子从他房间打上雨水的窗子看上海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吧,只是视角不同罢了。这种天气倒蛮适合离别的心情的。我就要离开上海了,你呢,豆子?昨天我们明明就靠得那么近,站在同一个舞台里,今天我们已经不能再呆在同一个城市里,很快我们又将被两个国度分开,回到跟从前一样遥远的距离!
    打开刚买的《轻音乐》,停留在有L'Arc报道的那一页,手搭在豆子冷冷的脸庞上,耳中的mp3只让它播放昨晚live上唱过的曲子,边听边回想着昨晚唱着每首曲子的情景。我的心情很复杂,想到要离开了应该难过的,但想到live又让我高兴。我的口无声地跟唱着,与昨晚一样,但没法发出声音,幸好坐我旁边的女客睡着了,否则她一定会觉得我很奇怪。= =||
    放到Lost heaven时我的眼睛流出了眼泪,但我并没有情绪失控,也没有哭出声音,可能是这曲子的感染力让我有一点点激动,但我的心却依旧平静,我只是对自己说:“哭啊!你应该哭的!”这眼泪好像是我逼自己流的,其实一点都不想哭,一点都不想……

    回到学校,在思进桥上碰到了秦映虹,她曾乌鸦嘴说我去上海要小心手机被偷,结果真被她说中了,但是这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回到宿舍,给同学们简单介绍了一下live经过,然后给担心了一晚的母亲打了电话报平安。
    下午开始整理实习用的行李时,学校发来通知,说因为台风来袭,明天的实习行动延期到后天开始了。
    傍晚,我借小任的手机与几个朋友联络了一下。张张发消息来说,她在我走了之后去蹲点、追车……最后,她摸到了豆子……如果学校的实习改期通知能早点下达,那我就不用今天回来了,那么是不是意味着我也能近距离地接触到豆子了?我不敢想下去,心里很乱……
    晚上去了小狼的宿舍,跟她探讨昨晚激动人心的经历。明明昨天的这个时候还在大叫着那个人的名字,今天却没法再喊。我开始意识到时间过得太快,而我却没有珍惜……

9月12日
    早上刚醒来,脑海中就只有live的影子。今天的情绪更乱。心里的某处在作怪,拼命地抵制着与L'Arc和live有关的一切。
    中午,张张打来电话,跟我讲了她昨天蹲点追车的经历,具体的我没怎么记住,可能是因为她的声音比平常异常的轻,也可能是我的思维异常的混乱。只记得她说受到一个好心司机的帮助,看她们在雨里淋了很久地等4子出现很不忍心,就告诉了她们4子会从哪个门出来。张张说她近距离地见到了豆子、ken叔叔和小雪,只是当时太兴奋竟没有注意到魔王。她还摸到了ken的后背和小雪袒露在外的手臂,她一个劲地称赞小雪的皮肤好,又白又光滑。至于豆子,与其说是她摸到的,不如说是被后面的饭挤了之后,不小心碰到的,只是轻轻地碰到他的衣袖而已,因为张张说她只有豆子是不敢乱摸的,怕他生气。越是珍视的人越不敢过于亲近,因为不想给他造成麻烦带来困扰。张张还告诉我,他们会坐今天下午的飞机回日本。
    终于要走了吗?然而在这之前,我的live之行不是已经早早结束了吗?我还在惆怅什么?是不甘心还是不忍心?我不知道。我也不记得在电话里自己对张张说了什么,只是说着说着声音就变了调,身体失去了站立的力气,只能依着门渐渐滑下去,直到蹲坐在门背后。我知道我哭了,没有先兆的,却是真心的,不像昨天回来时那样的,所以止都止不住。或许是压抑了太久,很久以前就认为live时应该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是没有;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真的想哭,为什么到现在才哭出来?为什么到现在才发觉那夜的2个小时不是梦!live时我的思维一直处于模糊状态,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正在见一个那么那么重要的人!现在他要走了,或许……或许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而我却没有珍惜那2个小时,没有完全投入其中,我的手臂没有因打拍子而酸痛,喉咙没有因叫喊而沙哑,也没有在live结束后流下一滴泪,这都证明我没有投入其中。为什么?明明那么爱他!明明知道这次机会是多么来之不易!为什么还那么不珍惜!!我去了live却不珍惜,可ula却是那么期盼着想去而不能去。我还答应过她要给她作随时报道的,却因丢了手机彻底与她失去了联络,我仿佛能预见她生气的样子。还有F,我没有在大舞台见到她,打算送她的海德包子原封不动地被带了回来,欠她的买《轻音乐》的资金也没办法还给她,我想起通讯本上的手机号码是她以前用的,所以那天我借张张手机联络她才没有联络上。她们都不会原谅我,就连我自己也不能原谅自己!
    张张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她叫我不要哭,否则她也会哭出来,她当时是在工作地打电话,那样不太好。她说她相信魔王和豆子的话,相信他们一定会再来。相信!我也相信!因为是听他亲口说的,所以我相信,绝对绝对相信!
    下午,全宿舍的同学挤在一起看韩国鬼片《粉红鞋》。外面的天有点阴,但不下雨了。台风的威力没有想象中来得大,这样应该不会影响4子回去的航班吧。我时不时地看着时间,他们走了,终于走了,短短三天的中国之行给他们留下了什么我不得而知,但给我们留下的,则是永生难忘的回忆和思念!

9月13日——10月5日
    实习生活正式开始,却比我想象中的难过得多。买了新手机,渐渐与大家取得了联系,然而藏于原来手机中的写于live前10天的心情日记已经再也取不回来了。在QQ上给ula和F留了言,希望她们能原谅我。后来找回了F,却一直没有ula的消息。上网载了很多饭的10日live、11日蹲点、12日送机的rp,但只是存着,没有仔细看,可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吧。
    9月24、25日,东京巨蛋的live成了亚洲巡演的终点站。十年彩虹,辉煌轨迹,你们的辉煌,我们来见证!
    然后,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新的上海饭——takuyo,虹之交际圈还在扩大。
    10月3日是魔王的生日,网上的庆生活动安排得有声有色。虽然他不是我的本命,但我很感谢他组建了L'Arc,感谢他找到了豆子,感谢他带领队员来到中国,希望他能遵守“再见”的约定!
    10月4日,豆子做客雅虎聊天室,经TATA指点,我见到了豆子的视频,这是live以来第一次同步见到他的一举一动,虽然听不懂,但却很激动。
    10月5日,豆子的个人单曲《Countdown》发行,标志solo活动再次启动。这首歌的风格感觉很不错,c/w曲目《Evergreen(DISC)》更是好听,就像F所说的,《Evergreen》作为必杀曲目,无论怎样编排都是经典!这一天也终于与ula恢复了联络!张张说,有传言下次L'Arc可能会到上海8万人体育场开live,不过我想那还是不大可能吧,毕竟太大了,要是虹口体育馆还差不多,仍旧选大舞台也没问题啊~~还有别的饭传言明年4子会以solo形式来中国~~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下次做好准备了~~~

    L'Arc—en—Ciel——带来幸福的天空之桥!我们在这里等着,等着你们的再次光临!请一定记得在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爱着你们的人啊!
    “希望能再来”——豆子,你可要遵守约定哟!!^_^

                             完稿于2005.10.06.   15:27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宝井吉利

Author:宝井吉利
性别: 女 年龄: 24
城市: 中国苏州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音乐盒子
搜寻栏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连结
L'Arc
HYDE
FC2计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