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翼

 

 ——我看见无数的黑影在我眼前晃动,从那仅有的缝隙中穿透过来的光线太少,以至于我看不清自己的双手。好想长出像鸟儿一样矫健的翅膀,让我飞向阳光普照的地方……

 

舞会的一角,一个打扮华丽的富家小姐(11岁),抱着她的兔宝宝默默地端坐在沙发上。长条形的餐桌上放满丰盛的菜肴、水果和红酒。谈笑声和音乐声把她淹没在人们舞姿的阴影里。下一秒钟,沙发上只剩下一只粉红色的兔子玩具。

 

门开了,女佣手托着盛放晚餐的盘子离开了房间。门轻掩着,从门缝里可以窥见一名青年(18岁)静坐在精致的靠椅里。他是一个美到令人惊讶的人,纤细的双手,雪白的脖子,还有一头银灰色的短发,而姬最喜欢的,是他温柔的笑容。

“姬,你来了。”他转过脸,朝着门的方向微笑。

“今天他们看得好紧,我是好不容易溜出来的喔!”

“他们特地为你举办的生日舞会,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跑出来?”他一边给她倒茶一边说。

“我才不希罕!”姬调皮地嘟起嘴,“要是他们真的喜欢我,就该带我出去玩,而不是整天把我关在家里,让我学什么钢琴、文学,还有哲学和数学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统统都不要!请来参加舞会的又是那一伙无聊的大人,与其跟他们面对面,还不如和哥哥你在一起。”姬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算了!按约定,继续给我讲上次那个故事吧,那个梦想长翅膀的孩子的故事。”

“姬!”突如其来的叫唤声打断了兄妹的谈话。

“妈妈……”

“你在这里干什么!杰亚先生正在到处找你呢!”推门而入的妇女像是没有看见青年一般,不由分说地把姬拉出房间。

“不是叫你少跟璃见面吗!万一也传染上什么怪病可怎么办?”

“哥哥才没有病呢!”姬一面极不情愿地被带回舞会大厅,一面大声反驳道。

杰亚先生(33岁)衣冠楚楚地走过来,拉起姬的手,吻了一下。“小淑女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谢谢。”姬礼貌地回答。但她的视线模糊,看不见他脸上的笑。

哥哥没有病——姬比谁都坚信这一点。公馆里的人都知道,两年前才华出众的哥哥生了一场重病,怎么也治不好。有人说他中了邪,所有人都以为他将远离人世。没想到一天晚上,他竟从房间里失踪了。第二天有人发现他晕倒在养鸟的温室里,身上到处是血,恐怖得很。而那些哥哥心爱的鸟儿都死于非命,更奇怪的是,那些鸟都没有了双翅。之后哥哥的身体开始恢复,可大家都说他得了怪病,吃掉了温室里所有鸟儿的翅膀,大家见他都有点后怕。可是姬不相信,在她看来哥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哥哥最喜欢鸟了,他醒来后得知鸟儿都死了,他伤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吃了它们呢?

小姐,你又在开小差了!”家庭教师敲着桌子提醒道。

“对不起,吉拉夫人。”

“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明天再来。”

送家庭教师走出门,姬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两三个女佣从她身边经过,向她打招呼。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木盒。姬突然冲上前,一把抢下木盒。

“谁叫你们拿我东西的!”姬气愤地说。

“对不起,小姐!是夫人叫我们给您打扫房间,发现这个木盒又破又烂,不知您还有用,才准备丢掉的。”

“以后不经我同意不许随便进我的房间!”姬抱着木盒忿忿地跑开了。

——讨厌!这里的人都好讨厌!不懂礼貌、呆板而又罗嗦……要是我能离开这里该多好!如果我能像鸟儿那样有翅膀,我就要展翅高飞,永远也不再回来……

透过窗户,姬看见青年站在院子的树下,闭着眼睛,尽情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阳光照在他身上,泛起银光,灿烂得耀眼,美得仿佛天使一般。姬觉得在他背上似乎长出了翅膀。

“哥哥!”姬跑进院子,扑进青年的怀里。

“课上完了吗?”青年微笑着问。

“恩。”

“这是什么?”青年发现揣在姬口袋里的破木盒。

“这是我的宝贝!”

“里面放的什么?”

“恩……很重要的东西,是我的‘希望’!”

“‘希望’?”

“恩。刚才差点被她们丢掉呢!如果没有它的话,我会很困扰的。我不想给别人看,把它藏了很久,才会看上去那么破旧的。”

“那,能给我看一下吗?”

“不可以!”姬按住木盒叫道,随即又改口说,“现在还不可以,不过,如果是哥哥的话,我会考虑的,将来有一天……”

“那我就等到你自愿拿给我看的那一天好了。”青年抚摸姬的头。

“给我讲那个故事吧!”

“好啊。……那个梦想长翅膀的孩子,他因为受够了地上的拥挤和黑暗,非常向往天空的自由。终于有一天,他真的得到了一双翅膀,可以任意地在天空中翱翔……”

“小姐,小姐!杰亚先生给您送来了迟到的生日礼物,是只漂亮的金丝雀呢!您快来看啊!”女佣提着鸟笼走过来,当她们看见与姬在一起的青年时,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少爷……你怎么不在房里……”

“好可爱!”姬没有注意到女佣的异样表情,抱着鸟笼走近青年,“哥哥,你看,很漂亮的小鸟吧!”

青年低着头,伸向鸟笼的手微微发抖。

“哥哥?”

“啊——”

金丝雀惊恐地乱窜。青年突然失控起来,发疯似的去抢鸟笼。

“哥哥不要啊!”姬大叫起来。

“快来人啊!少爷又发病了!”女佣喊来了家丁,把青年拉进了屋。

“少爷果然一见到鸟就发病。”

“活生生地吃掉鸟的翅膀,真可怕!”

“哥哥才没有病!他没有病!”姬大叫着跑开了。

 

青年的房间充斥着刺鼻的药味,大夫和佣人往来于这个狭小的空间,他们想尽办法让激动的他陷入沉睡之中。

直到夜幕降临,姬才趁没有人的时候溜进青年的房间。

“哥哥……哥哥你醒一醒。”姬触碰他的手,他没有知觉,药效依旧发挥着作用。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没有病,为什么他们要给你吃药,还要把你关在房里?”姬皱起眉头,鼻翼发酸,“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他们想杀了你吗?然后……接下来……是不是就轮到我了?”她把头靠在青年身上,哭了起来。

“姬!你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门口响起母亲的声音,“跟我走!”她拉住了姬的手臂。

“不要!我要呆在这里!”姬突然倔强起来说。

“你说什么!跟那个怪人在一起,你想干什么!以后不许你再到这个房间来!”母亲硬把她带回她的房间。

“放开我!”姬挣脱母亲,发现口袋里不见了木盒,欲向外跑。

“你要上哪儿去?”

“我的东西掉了,在哥哥的房间,我要把它找回来!”

“不许去!少了什么,叫佣人再去买好了。你绝对不许再跟那个房间搭上半点关系!今天吉拉夫人对你课上的表现非常不满,她都跟我说了。你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都是跟璃在一起,你才变得那么怪!”

“不是的!跟哥哥没关系!”

“够了!实在不行,我只好明天就送你去杰亚先生家,反正你以后也会成为他们家的人。”

“你说什么?”

“算了,我还是提前告诉你吧。你也知道杰亚先生是镇上最有钱的富商之一。你父亲还在世时,就一直希望能和杰亚先生家攀上亲戚。那时璃还没有发病,杰亚先生也很看中他的一表人才,想让璃成为他独生女儿的未来伴侣,于是我和你父亲就找璃商量,谁知他却一口拒绝了。后来璃得了怪病,也只好作罢。但你父亲去世之前还是对这事耿耿于怀,好在有你,而且杰亚夫人也因车祸过世,你父亲就留下遗训,要把你嫁给杰亚先生。”

“骗……骗人……”

“放心吧,杰亚先生很喜欢你,虽然你们的年龄相差很大,但他会连你父亲的份一起爱你的。”

“不……不要!不要!不要——”姬大叫着飞奔出去。

“姬!”

“啊!夫人,小姐,杰亚先生送来的金丝雀……”

女佣惊慌失措地跑来。只见她的手里提着一个满是鲜血的鸟笼,笼子里躺着一只没有翅膀的死了的金丝雀。然而当她目睹姬赤脚站在阳台的扶栏上时,她不禁意地扔下笼子,惊恐地说不出话来。

“姬!你下来!有话我们慢慢说啊!”母亲虚脱地跪在地上哀求道。

“不行,妈妈,我已经受不了这个笼子的束缚了!即使你们不肯给我翅膀,我也想飞啊!”

“姬——”

鸟儿飞走了。只是没有翅膀,等待它的,也只有坠亡。

 

一个恍惚的尖叫声惊醒了青年的睡眠,他惺忪地睁开眼睛。

一名女佣正巧走进房间收拾东西,发现掉在地上的小木盒,把它捡了起来。

“这是什么?”

“不要打开!”

青年晚了一步。女佣打开木盒的瞬间就惊叫着逃走了。木盒被打翻在地上,从里面掉出一双血淋淋的金丝雀的翅膀。

 

“开什么玩笑!我才十六岁而已,杰亚先生的千金也才七岁!况且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青年静静地坐在靠椅里,回忆两年前的事——

“由不得你同不同意,总之婚事就这样定了!”父亲严厉地说。

“我不要!我不会答应的!”青年严辞拒绝。随即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印上他的脸。

“其它的我不管,这件事你必须听从!”

“‘其它的’?‘其它的’什么?”青年冷笑着,“我从生下来,就没有自己选择过什么啊!”说完,他纵身跳出了身边三楼的窗口。

公馆里开始盛传少爷得了重病,将不久于人世。但他们不知那不是因为中邪,而是由于他的绝食。他在决心一死的最后时刻去温室看望他心爱的鸟,却发现它们全部惨死在地上。他痛心地捧起它们的尸体,竟发觉它们都被人撕去了翅膀。而在血迹斑斑的地上,他又捡到一颗女式衬衣的扣子,尺寸要比一般的小。之后,他就体力不支地晕倒在温室里。再之后,公馆里的人都说少爷是个生吃鸟翅膀的怪人。他被软禁在房间里,与杰亚先生千金的婚约也自然而然地解除了。

 

从前有个梦想长翅膀的孩子,他因为受够了地上的拥挤和黑暗,非常向往天空的自由和光明。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撕下他养的最大一只鸟的翅膀,把它们装在自己的背上,他便可以任意地在天空中翱翔。可是不久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空荡的天空中除了寂寞之外,什么也没有。于是他砍掉了自己的翅膀,把自己摔了个粉碎……

——姬,这就是我要给你讲的那个故事。你,听见了吗?

                  2004.3.18.  21:07

发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宝井吉利

Author:宝井吉利
性别: 女 年龄: 24
城市: 中国苏州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月份存档
音乐盒子
搜寻栏
全部文章的链接

显示所有文章

连结
L'Arc
HYDE
FC2计数器